关键词:  
首页 > 三联生活周刊文章 > 三联生活周刊视频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2017-04-06 18:13:00 来源:网络 编辑:三联生活周刊

720集,5285天,15年的时间,一代人漫长的青春期就此逝去。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2017年3月的某天,动画版的火影忍者消无声息的更新至第720回。这一部从1999年破壳的故事,承载了无数人回忆,就这样走向了终点。从首播时婴儿出生的啼哭声,到结婚时幸福的背影,15年间,发生在五大国与忍者村之间的故事一幕幕闪回让人留恋,这部原以为是“有生之年”的漫长故事,终于画上了一个接近圆满的句点。当鸣人最后盯着四代雕像的时候,似乎没有谁够预言这些忍者们下次相逢的地点,或许是海角也许天边,或许是思念或许是内心的呼唤。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点击播放 GIF/797K

火影忍者的人设并不帅气,制作也绝非“燃烧经费”,故事甚至也不像某些番剧那般扭曲或惊心动魄,它的细腻构成是人物的小心思和“嘴炮”,然而,正是这些犹如日常的故事讲述,才成就了火影忍者的大热。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火影忍者讲述的是一个“逆袭”的故事,在很短的时间内爆出久违的“查克拉”和具有影分身能力的男主角漩涡鸣人,一下子就成为了漫迷的焦点。随后的第七班成立,到卡卡西决战再不斩,使火影忍者声名鹊起,而中忍考试让火影忍者的故事第一次抵达颠峰时期。很多观众仍旧记得,2007年2月15日的那一集,修行后的鸣人带着更加成熟的自我,以疾风之名,使这部动漫成为真正的“燃剧”,一次次精彩绝伦的对决也似乎在阐释着一个残酷的现实——扭曲的万物,在毁灭后才能得以重生。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总而言之,火影戳中的是每一个成长的少年,后来那些普通少年变成了青年,青年变成中年,故事千变万化,可萦绕在耳边的不过那几句。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三代目火影:人生在世只有一次,不必勉强选择自己不喜欢的路,随性而生或随性而死都没关系,不过,无论选择哪条路,都不要忘记保护自己所珍惜的人。

临死前,他又说: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就会有火在燃烧,那火光会照耀着村子,然后新的树叶会再次萌芽。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日向雏田:虽然你一直失败,但是在我眼里看来……我觉得你是个拥有极高荣耀的失败者呢!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点击播放 GIF/363K

伊鲁卡: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感觉对自己重要的人们产生羁绊,而且这种羁绊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更强更牢固。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自来也:所谓忍者的人生,其价值不是由其怎样活着来决定的,而是由其到死之前有何作为来决定的。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点击播放 GIF/577K

宇智波鼬:人都是活在自己的执念中的。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点击播放 GIF/309K

宇智波佐助:愿望越是强烈,就越会冲淡那份感情。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点击播放 GIF/271K

旗木卡卡西:悲伤的时候,就抬头看看云朵,云朵会按照自己的愿望改变形状,展示在自己面前,只要内心还有希望,云朵就会回应你。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整部剧中最扎心的一段话来自鹿丸,他在下忍升中忍的考试时说:“哎,我本来,想随便当个忍者,随便赚点钱,然后和一个不美也不丑的普通女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么,是男孩,等长女结婚,儿子也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我就从忍者的岗位上退休,之后就过着每天下将棋或围棋的悠闲生活,然后比老婆早死,我就是想过这种生活。结果我却跑出来抢风头,我真想普普通通过完一生……”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在这15年中,火影的故事也在成长,故事的后期少了些热血,而转入了阴暗和冰冷的英雄主义的色彩,故事的逻辑也逐渐转入有关人性的纷争,对于战争、和平、仇恨、友谊的理解和思考。然而,最终的结局是能够让人感到温馨的句号,这位金发少年用自己的忍者之路,在泪水和热血中,收获到最纯真的喜悦。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2014年11月,漫画版《火影忍者》在这一天落下帷幕,B站漫评人Lex Burner在浅谈火影15年的回忆中写道:在这条纷纷扰扰的火影之路上,男主人公漩涡鸣人从“吊车尾”变成为木叶英雄,佐助从中二少年变为高二少年,在见证两人成长的同时,屏幕前的我们也逐渐长大了。与《海贼王》一并被称为“MG番”(尽人皆知)的《火影忍者》也是国内大动漫时代的领军作品,不少动漫家是在它的出现后爱上动漫文化,在忍界大战后,望着鸣人与一护击掌后逐渐远去的背影,一代人的青春也就此逝去。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火影忍者主题曲:“Go”

值得一提的是,火影忍者中的管弦乐、民族乐与重金属融合的热血式曲风,第一部的“Go”,第二部中的“青鸟”曾红极一时,歌曲《英雄归来》(Hero‘s Come Back)作为疾风传第221到250集的主题曲,伴随着“晓”组织的全军出击,以及长达两年的“回忆杀”和原创剧情终结,以“太子归来”式的神曲方式点燃了众多追番观众的热血之心。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青鸟》现场演唱

除了DJ Mitsu,増田俊郎与高梨康治所创作的古韵味十足的配乐,更是在全世界的动漫届刮起一阵猛烈的“木叶旋风”,増田俊郎曾是《虫师》的音乐作者,动画里那些时而如星空浩淼、时而如大河奔流、时而如溪水潺涓的音乐,为主题描绘出一个充满优美律动的世界;而高梨康治则更擅长金属式的音乐演奏,犹如他在游戏“格斗大会”上的表演,急促激烈,充满了强烈的戏剧性,音乐似乎可以创造色彩瑰丽、状貌诡谲的画面,并且重新指向人物的情感与性格,使影迷认识到,原来忍者不仅仅是像《甲贺忍法帖》中一样酷劲十足的冷门杀手,还可以是阳光开朗的搞笑少年。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点击播放 GIF/321K

2014年,当《火影忍者》在屏幕上完结的时候,很多人认为这一动漫也会像木之本樱、樱木花道、犬夜叉一样只留下感动的背影而进入冰封的贤者模式,却没有想到火影忍者也会破壁——从二次元(动漫世界)转入三次元(现实世界),演变成为一种名为2.5次元的舞台剧。

2.5次元是动漫文化的三次元理解,也是动漫文化的一种衍生舞台剧,在2000年左右,舞台剧版《网球王子》便深受好评,它的阵仗相当于流行演唱会的规模和配置,至今已随动漫原著推出三部,并拥有完全脱离了二次元源头的庞大粉丝。从最初的亚文化和亚产品,2.5次元正在逐渐成长为一种主流演出形式和作为次元衔接的过渡产品,对于日本的火影忍者迷来说,舞台版的音乐剧、舞台剧,是一次精神补偿,作为一种异次元的延伸,它的出现势必遗漏一些原画中的情节,却也以一种浓缩和密集的方式表现,毕竟对于已经逐渐长大的番剧追随者来说,被带入现实世界的演绎或许才是这类动漫的真正结局。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去年十月,我在北京的北展剧场观看了那场近似于多媒体音乐剧的《火影忍者》,一位身着漩涡的观众就坐在我身后,这部被浓缩为120分钟的舞台剧是一个缩影,它延续了“燃”的风格,舞台中上虚拟场景的表现手法又被恰到好处的运用到浓墨重彩、刀剑遍地的情节中。元木圣也所扮演的漩涡鸣人站在舞台中央,随着我爱罗的出场;大蛇丸的潜入;佐助的咒印;兜的闪现等等情节闪回,那首经典的主题曲最终被全场的观众演变成大合唱:落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在第720回剧终前,观众默默留下了数千条这样的弹幕,“12到17”、“9岁-16岁”、“17到32岁的纪念”、“2005到2017年”、“我的青春期终于结束啦”、“从初恋到结婚再到分手”、“15年,不再年轻,仍是单身狗”、“我的慕留人和向日葵宝宝三岁啦”以及“哎,我本来,想随便当个忍者”……

不同年纪的人,总是阅读着同代的漫画,那会产生出一种与青春有关的共鸣,尽管人们总说:在1000个火影宅的眼中,就有1000个漩涡鸣人。2017年,这些火影宅已经长大,他们中,有的刚刚升入大学,有的已经开始工作,有的已经结婚生子,其中也有不少已经淡忘了当年火影带给他们的快乐。

再见火影,再见我的漩涡鸣人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