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首页 > Vista看天下文章 > Vista看天下视频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2017-04-06 19:41:00 来源:网络 编辑:Vista看天下

每次看到小学五年级的妹妹守在电视前看《舞法天女》(巴拉拉小魔仙进阶版)里的杀马特仙女团,小编都会由衷地在心里感叹一句:现在的孩子真挺惨的。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点击播放 GIF/280K

对于如今的00后而言,在想象力最为丰富的年龄,可供挑选的不是低幼到近乎弱智的羊打狼、熊打人系列,就是给大人看都羞羞的不可描述——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当然了,还有那部「借鉴」了迪士尼动画《汽车总动员》的国产「原创」大作《汽车人总动员》——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鉴于此,经常有被折磨到精疲力尽的观众吐槽:「国产」这俩字,现在就像是无聊弱智的代名词一样。

可十几年前,事情本不是这样。想想陪伴80和90后长大的儿童文学和影视,虽说大多数来自日美,但国产作品里也有不少佼佼者。

不得不提的一位,就是童话大王郑渊洁,给当年天真无邪的小编留下了众多的童年回忆。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对于00后而言,郑渊洁的名字可就已经有些遥远了。如今的孩子们对于郑渊洁唯一的了解,或许也只是这位年过六旬的爷爷笔下,家喻户晓的几个名字——龙凤胎兄妹皮皮鲁和鲁西西,和他们最好的朋友舒克和贝塔,中国最有名的两只老(基)鼠(友)。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可犹记得在九十年代,一提起郑渊洁的作品,那可是思想叛逆少年的圣经。定了杂志的小读者每月期待那本薄薄的《童话大王》带来的幸福,比哪位小伙子等信号钻进姑娘闺房也不差煞;如果没有在年初订好,要去报刊亭买的话,那更真的是需要抢。

为什么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原因很简单: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郑渊洁实在太特立独行了(非贬义)。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在绝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儿童作品是「做」给孩子们看的。

就比如配音演员给外国动画片配音时,个个生龙活虎;一到了给国产动画片配音,立刻变得酸酸甜甜、矫揉做作;再比如很多所谓的童话,针对的读者是作家想象之中的儿童,写作的目的是为了教育儿童,而不是站在孩子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小孩子看不懂怎么办?小孩子知道点人生真相学坏了怎么办?那就只好把他们当弱智去哄喽。以前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点击播放 GIF/171K

可好在郑渊洁向来不是一个随大流的人,在他口中自己从小就是个叛逆的坏孩子,比如这段因为自己的「自杀性爆炸」被学校开除的光荣历史——

老师出了一篇作文题《早起的鸟有虫子吃》,我变更了题目,写成《早起的虫子被鸟吃》,老师不从,羞辱我,我就引爆了藏在身上的拉炮。拉炮是一种鞭炮,不知是不是遂平县的特产,爆竹的两边有两根绳子,双手拽住绳子往两边拉,爆竹就响了。我认为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二次自杀性爆炸。

可《早起的虫子被鸟吃》明明也是事实嘛(郑老师委屈脸.jpg)。

郑老师年轻的时候也是位真·朋克机车男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自己年少时的「悲惨经历」让郑渊洁意识到,孩子们绝对不能因为想象力而被无比现实的成人世界所荼毒。

于是郑渊洁,成了那时少有的——真当儿童有独立人格的作家。

他一贯无条件地选择站在孩子的一边,坚持受尽嘲笑的「坏学生」内心未必坏,凡事积极的「好学生」品德未必优秀。而老师和家长则往往是脑子转不过弯却死要脸面的笑柄,这是对很多儿童读物里高大全形象的彻底颠覆。

也许很多观点今天看来荒谬,但它们对当年的小孩子来说却有无法取代的意义。用郑渊洁自己的话说,在充满敌意、成绩至上的环境中,他是一个懦夫,不敢像刘胡兰那样为改变世界献身,就通过写童话逃避现实。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更难得的是,他居然敢告诉我们人生的真相,即使真相是黑暗的。

就比如读者每次讨论郑渊洁作品时都会《魔方大厦》,根据它改编成的动画片是一代小朋友,包括小编在内记忆深处的童年阴影。

小编的同事@阿姆斯壮曾经用国产版《黑镜》形容《魔方大厦》。

这部作品至今都没有完结,因为动画版原计划制作26集,但因「内容问题」最终被混剪成10集播放,后再次因为「内容问题」改为只播放前10集……这个「内容问题」就注定了《魔方大厦》的细思极恐,片子里有不少台词都能会让现在的观众听起来似乎有些弦外之音。

比如在每个人都必须带上面具生活的国度,第一个知道如何脱下头盔的人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之后还是选择主动带上头盔,他的理由是——我不戴上,别人也会给我戴上的。

比如所有人都是聋哑的国度,大家恢复说话的能力之后却发现只能说假话,小蚂蚁感叹——如果不能说真话,还不如当哑巴。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这些话乍看似乎有所指。但说真话难道不是最普世最简单的道理吗?如果这些最普通不过的话都能让人觉得尺度大,那就不是话出了问题,而是尺度本身出了问题吧!

再比如,《魔方大厦》里通过来客小朋友的视角讽刺的——「当官的乐趣不在于说对了部下听,而在于说得不对部下也得听」、「在思想上大手大脚,在生活上适可而止」、「孩子把玩具当朋友,成人把朋友当玩具」……他的童话都是以小朋友的视角,却又一直在告诉小朋友们:这个世界并不是童话。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况且,郑渊洁讽刺的那些东西,过了20年都还在呢,也算是太阳底下无新事。但问题是:《魔方大厦》播出了10集就被禁了,而当今的动画又再也没有哪怕触及到一点现实问题的「神作」。

无数粉丝曾经替郑渊洁「叫冤」,毕竟我们从小一边看着日本动漫和好莱坞电影,一边看着中国童话大王的第一手作品长大。

郑渊洁的立意和内容都不比他们差,很多故事甚至都超过国外,可在这个IP年代当道的年代,这么好的品牌却远远没发挥优势。

这时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站了出来。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很多人提到郑亚旗,都会想起那个著名的私塾故事。自从儿子小学毕业,郑渊洁就没让他继续上学,而是在家教育。并且亲自编写了400万字,一共10本的童话教材,供儿子学习。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其中不乏很多看名字就很有吸引力,让书迷们垂涎若滴的作品——

法制篇《皮皮鲁和419宗罪》、创新和怀疑篇《脚踏实地目空一切的贝塔》、哲学篇《鲁西西和苏格拉底对话录》、性知识篇《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道德篇《罗克为什么不是狼心狗肺》、安全自救篇《再送你100条命》、史地和艺术篇《309暗室之木门》、金融篇《点铁成金术》、写作篇《舒克给你一枝神来笔》和数理化篇《五角飞碟折腾数理化世界》。

我们不能断言这种教育方法是否适合每一个人,但在郑家,的确是成功了的。郑渊洁用自己的作品,把儿子郑亚旗也培养成了一个有创意有胆量的人。

最近,身为奥迪创新人物的郑亚旗参加了北京卫视的节目《真实的声音 奥迪创新说》,此前胖胖球队男神马龙——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和独立跨界艺术家裘继戎,都曾在《真实的声音》上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而郑亚旗则在这档节目里讲述了父亲用笔下的想象力带给自己的启发,和自己对于父亲作品的重新解构,把一个私塾教育之外的郑家带到了我们面前。

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继承父辈的文化使命,而郑亚旗却不一样。

作为活跃在20年前的作家,步入耳顺之年的郑渊洁不是每一步都跟得上时代,郑亚旗所做的,就是把父亲和时代连接在一起,以一个80后的年轻人视角,把父亲的作品发扬光大。

17岁的时候,郑亚旗就尝试过开发父亲的童话王国。在他眼里,父亲是一个能把写作写到极致的人,却不善于商业运作,多年来只雇过2个员工,唯一的理财方式是五年定期存款。

他劝说父亲注册自己的域名,这样「全世界就可以知道你了」。于是,郑渊洁童话论坛上线,比博客真正兴起要早了5年。

幼年郑亚旗与父亲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2005年,22的郑亚旗开始筹备创办《皮皮鲁》杂志,这个过程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拿到父亲的作品版权。一开始父亲并不同意,但经过郑亚旗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和父亲达成了共鸣。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杂志成功后,郑亚旗摸索到了更多的品牌经营方式。2010年,他更是创建了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逐渐接手了父亲作品的全部版权,关于父亲的一切资源也被保护。就连郑渊洁授课和演讲时身上别着录音笔,内容被出版成书。

这直接导致在父亲大规模停更7年之后,郑亚旗仍助其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此后一直位居前列。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越来越多的00后认识了郑渊洁和他的作品,一个崭新的童话王国又一次建立了起来,同时《魔方大厦》与《舒克和贝塔》的IP重启工作也让老读者们激动不已。毕竟有遗产的《魔方大厦》输给了白手起家的脑残动画,可是很悲哀的。

可郑亚旗却不仅仅满足于这些,他的愿景是创立中国的漫威公司,做出一条龙式的、有极大影响力的文化产品。

于是,作为奥迪创新人物,他应约参加了《真实的声音 奥迪创新说》,把中国的漫威梦讲给了听着父亲童话长大的一代人听。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这档节目以「真实」为内核,每期邀请2位创新人物,围绕时下年轻人共同面临的时代课题和人生困惑进行演讲。借助「演讲+访谈」节目框架,和「纪实环节+情景表演」新型节目形态,用榜样力量引领人,多重元素吸引人,核心价值感染人。节目精心挑选能体现民族思维能力、精神品格、文明素质的华人演奏家、设计师、奥运冠军等行业精英,在创新精神上下功夫,激发强烈共鸣,提升文化认同感。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

吴敏霞登上《真实的声音 奥迪创新说》的舞台

今晚22:20分,一汽·大众奥迪与北京卫视合作倾力打造的全新电视节目——《真实的声音 奥迪创新说》将迎来第六集。

预告片如下 期待着郑亚旗为我们讲述一个崭新的童话王国。

作为我们最细思极恐的童年回忆,郑渊洁怎么还没被改编成“神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