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政:摘下红布找“饼”吃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07日 13:03    来源:博客天下    手机版我要报错

姚政一度将音乐视为妻子,一种付出就有回报的关系。这些年,他渐渐发现,音乐成了“情人”,软肋被对方握在手中,他付出越多就越软弱。

文 施展萍

编辑 方奕晗

姚政背着吉他上路了。他来到一个陌生地方,周围所有人都穿着衣服,就他没衣服穿,大家都指着他笑。

他从梦中醒来,写下歌词,“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啊,梦见我背上我的吉他就去流浪啦,只为了我心中那点纯洁的小理想,只为了去远方寻找我曾经的模样,于是我走啊走啊,于是我唱啊唱啊,直到有天我发现没了自己的干粮”。

还有一句“其实我们都是这悲哀的一员,只是我不愿意悲哀地坐在你的身边”,是他曾写在公务员真题扉页上的。

那是2007年,姚政21岁,即将大学毕业。如果没有意外,他会成为公务员。

“意外”来自一场比赛。那年夏天,湖南卫视与天娱传媒发起大众歌手选秀比赛《快乐男声》,在山东济南设了分赛区,评委是郑钧。

姚政是冲着郑钧去的,他打算把自己写的这首《等有饼吃咱再说吧》唱给郑钧听。

参赛前,父亲天天在家逗他:“你这回肯定,杨二车纳姆拿个扫帚把你赶出来。”经验来自电视上播放的长沙赛区片段。

父母陪着姚政去了海选现场。在候场区的角落里,姚政独自练歌,安保人员过来,厉声呵斥他小点声。

临上场前,姚政对父亲说:“爸,一会儿我拿了红领巾出来,采访你,你别不会说话。”

“怎么可能,你爸这口才。”姚父不屑。

导演叮嘱姚政:“尽量别唱新歌,万一记不住词。”姚政回:“我就唱新歌。”进去,不一会儿他拿着象征着通关的红领巾出来了。

海选过程不过两分钟,姚政意识到,两分钟后,一切都变了,他有点不开心。日后发觉,从这一刻开始,许多事情变得奇怪起来。

摄像机对着他父母,父亲在镜头前支支吾吾:“我不太会说,让他妈说吧。”

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里有段戏。肖央扮演的肖大宝歌唱事业不顺,回家找父亲借钱。父子俩的身子双双陷进院中的椅子里。父亲对肖大宝说:“从你小时候闹着找我要吉他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了,你是遗传了我的音乐天分。音乐这行属偏门,不好干,你成功也好,失败也好,都不是你自己能够决定的。”

“那段特别写实,他俩绝对是自己经历过,然后拿一个调侃的方式去说了这个事儿。”3月25日下午,在百子湾附近一家造型工作室,姚政坐在窗边对《博客天下》说。

10年前,那首《等有饼吃咱再说吧》是姚政音乐生涯的开幕曲,带他一路过关,将他送上当年快男11强的位置。某种程度上,这首歌也成为他日后音乐道路的写照。

“饼”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哲学命题,他一边抗争,一边接受审判。包括2013年的那次。

那年,姚政27岁,青春进入另一个弯道,他再次站上选秀舞台。那是《中国好声音》,节目组的音响总监是著名的音响师金少刚,乐队里都是国内顶尖乐手。姚政第一次站上台就确认,这是自己唱过的最好的舞台。但他同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纯粹了。

他交了个不错的女朋友,想要赚钱娶媳妇。他几乎将自己日后生活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场比赛上,因此显得紧张,动作僵硬。

这次,他是冲着“饼”来的。

年少轻狂

最近一年,姚政在一家影视互联网公司上班,负责一些影视大IP的创意与宣传,拍点戏,也写些影视主题曲。

看上去偏离轨道,其实是试图修复与音乐的关系。

姚政一度将音乐视为妻子,一种付出就有回报的关系。这些年,他渐渐发现,音乐成了“情人”,软肋被对方握在手中,他付出越多就越软弱。

单纯的快乐消失了。他变成自己过去讨厌的那类人——提笔写歌,脑中会不由自主地考虑这首歌会不会中,有没有商业价值。

朋友飞飞参加了《奇葩大会》,立刻成为网红,前阵子找姚政做歌,说嬉笑怒骂的歌还是他写得好。

姚政(左三)与臧鸿飞(右二)等乐手

飞飞做过姚政的键盘手,能说会喷,一贯如此。录了几期节目,飞飞感到困惑,他跟姚政说,自己做了20多年音乐,没人知道,上了个节目,微博涨了几十万粉,赚钱比过去容易多了。

在许多事情上,运气有时比能力重要。几个朋友总结过“赚钱养梦,音乐不死”,姚政深表认同,“就是千万别指着音乐去赚钱,但有的人确实机缘巧合”。

恢复到那种单纯表达的关系时,最初的感动和快乐又回来了。往近了讲,周末待在朋友的工作室里,几个人即兴弹琴唱歌,身边有酒、有狗、有音乐。往远了说,当年站上快男舞台时,他还是典型的愣头青,不在意结果,无所顾忌地表达,那让人快乐。

再往前追溯的话,大概是在初中,父亲搬了台电脑回家,电脑里有张碟,有200多首歌。黑豹乐队的《无地自容》响起时,旋律、歌词如同汨汨的鼓点一同打进心里。循着线索,姚政开始找来许巍、谢天笑、鲍家街43号听,一种无以复加的共鸣产生了。冬天听崔健的《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他真想躺到雪地里去打两个滚。

初三暑假,姚政骑着自行车路过街边的大槐树,一扭头,看见一群弹吉他、拉小提琴的姑娘。他从部队复员回来的哥哥那儿要了一把比自己年纪都长的吉他,每天练到手肿。

2004年,高考结束后,姚政进入山东菏泽学院。压抑的情绪在此时达到顶峰,“我高考成绩快600分,但是被调剂到这儿。一开始我只会学习,如果你看我高三时的照片,戴一眼镜,全是胡子,学傻了的那种,清华北大班的那种。”

学校所在的城市比不上自己的家乡济南,姚政身边都是和他一样被调剂过来的失落、迷茫的小青年。

2005年,姚政组了支叫Restart的乐队。一帮穷学生搞乐队,乐器通常是坑蒙拐骗来的。拿学费去买乐器,或者向学校边上的琴行借,应允人家回头帮忙搞场演出。那边,主持人在舞台上宣布Restart的演出即将开始,这边,哥几个抱着从琴行借来的鼓拼命往台上跑。回想起来都是气喘吁吁的快乐。

最疯的一回,学校开大会,市里来了几位领导。校方邀请他们上台演唱电影《铁道游击队》的插曲《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临上场前,姚政问乐队成员:“你们怕不怕被开除?”

“不怕。”回答一致。

“行,咱们唱点有意思的。”

第一首,按学校的要求唱完了。姚政对着台下说:“哎,下面唱点我们自己想说的。”

台下,老师脸都绿了。他们来了首扭曲的机器乐队(以下简称“扭机”)的《证件》,歌词是改过的:“教育能够改变你们什么,说你的能力猪都笑了,去他的所谓的证书,去他的合格的教育。”

唱到激动处,姚政跳到坐在第一排的市领导和校长面前。现场躁起来,学生们跟着一块喊:“去他的所谓的证书,去他的合格的教育。”

所幸,无人被开除,校长甚至对他们说:“唱得挺好,唱得挺好。”

那是单纯的快乐,虽然伴随着捉襟见肘的窘迫和年少的狂妄。那些年,姚政最大的梦想是在当地开一家live house,喜欢谁就把谁请来演出,自己也得上台表演。他甚至列了周密的计划,5年内要争取到全国各地巡演,尽管他当时甚至没有走出过山东。

这样的日子在大三那年戛然而止。毕业的压力渐近,父母担心他找不到工作,催他回家考公务员。

大三的一次演出,姚政带着乐队在台上唱青蛙乐队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唱完,他在台上把吉他砸了。

那把吉他是父母给买的,1300多块钱,加上音箱和效果器得2000多元。对当时的姚政来说,这是笔巨款。吉他一砸,他自己都愣住了。

从此再也不排练,回家准备公务员考试。

囫囵吞枣一场梦

姚政一直想走出山东。

目的地之一是北京。小时候翻画册,翻到老北京的页面,眼泪就毫无缘由地掉下来。他最向往的是电影《血色浪漫》中那个北京,人们简单纯粹,随着社会的开放,逐渐有了新的认知与自我意识。

他还想参加迷笛音乐节。为此,姚政曾攒过几年钱,2007年终于攒够了,报名当志愿者。没想到音乐节开始时,他出现在快男的舞台上。

参加快男一事被姚政调侃为“郑钧大老远跑来听我唱歌,我应该去参加一下”,实际上还是放不下唱歌这件事。在家闷头准备公务员考试,偶尔回校,看到别人还在台上演出,心里难受。

不过,不久姚政就成为济南赛区冠军,随后,他进入全国总决赛,贴在他身上的标签是“摇滚”。他唱张楚的《蚂蚁蚂蚁》、何勇的《非洲梦》、扭机的《镜子中》,在主流舞台上唱着“非主流”的歌,毫无负担、蹦蹦跳跳、青春、彻底。与另12名选手相比,姚政有股“爱谁谁”的劲儿,郑钧说他身上有朝气、希望和纯真,不羁得可爱。

姚政热爱摇滚,尽管在那个阶段,“摇滚”更多是青春期的荷尔蒙作祟,当然也少不了年少的狂妄,比如,他曾说自己最大的梦想是复兴中国摇滚。

2007年9月1日,快乐男声西安演唱会。姚政在演唱

“你觉得你承担得起这么大一事儿吗?”

“其实我觉得我做到了。”姚政告诉《博客天下》,很多人因他知道摇滚,开始听摇滚乐。

声名最旺的那些年,快男们去成都巡演,刚下飞机,机场就混乱了,街道上追着他们跑的人绵延了三四百米远。赛后,姚政回山东,在一家商场演出,主办方希望他到每家店面都走一遭。商场内挤满了人,每走过一处,姚政都能清晰地听到身后柜台碎裂的声音、模特被人群推倒在地的声音。

他开始飘飘然。“心态肯定会有很多变化,你原来就是一学生,你会觉得,哇靠,我太厉害了”,他马上来了句转折:“但全都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真的。”

梦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味,就被现实的冷水泼醒了。在选秀节目这张饼上,姚政发觉,自己不过是一粒小小的葱花。必须再过几年,他才反应过来,懵懵懂懂的青春,未曾想过的东西很容易到手,“那种感受特别像囫囵吞枣,也没尝到味儿,它就过去了。”

姚政曾上过3次《快乐大本营》,3次间隔的时间不长,基本都在快男宣传期。那时,他不愿上综艺节目,觉得这事儿“很不摇滚”。导演组还得开导他,“你现在上《快乐大本营》多难,就是那首歌”,他唱了起来,“‘还没好好地感受’,然后就没了”。

那些年,选秀节目刚起步,好多东西都没能赶上,比如后来互联网的发展。当年快男巡演时,没有一家平台获得独家授权,“我们谁都没留下资料,只有几张破照片而已。”姚政说,不像现在,网络平台独播有授权,就算平台都不要,还能自己做直播,“这都有钱赚,但我们那时候都没赶上,甚至我们那时候还是博客,连微博时代都没赶上。”

专辑

2010年,姚政回了趟湖南卫视,参与节目录制。他在化妆间遇到化妆师罗红涛。罗红涛被称作“罗妈妈”,1983年进入湖南卫视,送走了一批又一批超女、快男。姚政问罗红涛:“你这么多年看着我们这么多人来来往往,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罗红涛笑了一下,告诉他:“每个人都是灰溜溜地来,腾云驾雾地走。”

“哇,这句太牛了,我说,罗妈妈,我回去得写首歌。”姚政写了首《芒果8号》,歌词里写道:“我去过很多的神奇地方,但有一个地方总是让我向往。那就是芒果8号,这一个神奇的地方。里面住着一位罗妈妈,这两年的事儿你想问就问她吧。每个人都是灰溜溜地来,腾云驾雾地走。面对着你们的虚伪表情,我是应该说破,还是应该继续装傻。”

姚政的第一张专辑《姚老板这两年的那点事儿》

这首歌收录在姚政2011年的专辑《姚老板这两年的那点事儿》中。这是他的第一张专辑,距离他从快男出道已经将近4年。此前,姚政一度陷入尴尬,别人问他做什么的,他说“我是个歌手”,但一个连专辑都没有的人,怎么能自称歌手呢。

在原来的公司待着,迟迟等不来发片机会,姚政解约,花了两年半时间做了这张专辑。“真是殚精竭虑,每一个音都在抠,我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那么执着。”每接一场商演,姚政就把报酬全部投到专辑里,大几万大几万地往外掏,身上常常只剩几十块钱,吃顿饭,没了,等着下一场商演,继续往里砸钱。

那段时间,姚政住在亚运村附近,录音棚在后海。他买了辆自行车,每天骑40分钟去录音,权当练肺活量。路边的大车从身边剐过,他觉得自己随时都会被剐倒。

好不容易在加拿大做好的母带发回来了,却找不到公司发行。那会儿正是音乐载体从CD转向网络的时期,制作专辑是件砸钱却没回报的事,没人愿意接这茬。

幸亏专辑卖得不错。一些歌曲回忆童年,一些歌曲追溯过往,更多歌曲表达的内容有关现实困境,比如《我不结婚》、《城市的朝九晚五》。

最火的是一首口白,叫《父亲的醉酒电话》。歌中口白是姚政一次喝多了后拿诺基亚手机录的,后期做了配乐,再把原声剪进去,“一听就一股酒味”。

父亲常在喝多后给姚政打电话,在电话那头一个人傻笑:“哈哈,你表姐结婚了啊,你表哥有小孩子了啊,哈哈。”

父亲那尴尬的“哈哈”声让姚政心里难受。他的父亲是普通的公司职员,母亲是教师,“我爸妈已经在他们的格局跟能力或思维方式下给予我最大的支持了。”在传统家庭里,孩子二十出头就该结婚生子,姚政意识到,自己可能剥夺了父母的一些快乐。

摘下那块红布

后来参加第二届《中国好声音》,姚政多少抱着把那些快乐归还给父母的想法。他想结婚生子,但觉得结婚这事不再像过往那样单纯了,有许多条线,必须得一一理清楚。其中有一条是物质线,他想为此再搏一次,把那块饼弄到手。

当然,参赛还包含另一些渴望。姚政问过自己很多次,是否还有余力跑向最后的终点,让大家知道,他没有因为面子或者惰性选择放弃。“其实我一直在坚持,只是你们看不到,我希望有个平台能再让你们看到,再试一下。”

盲选那场,姚政遵循节目组的意思,唱了首田震的《野花》,进入张惠妹战队。节目剪出来,他的片段只剩10多秒,但他还是在当天蹿上了微博热搜。当时,同时期的《快乐男声》也在热播。昔日快男参加另一档选秀节目,又逢两档节目同期竞争,这当然是个关注点。

盲选播出后,姚政收到2000多条微信消息,山东媒体找到他,各种电话采访接踵而至。姚政觉得感动,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还记着他,说这些年都在联系他,“跟你说话那感觉是老朋友”。

到了PK赛,姚政与另一位男歌手对唱五月天的《温柔》。唱完,导师选了另一人。“瞬间死亡”——这是姚政当时的内心感受。他回头望了一眼观众席上的父母,被两双写满失望的眼睛击中,母亲抬起手来,掩住悲伤的脸庞。

姚政想起许巍的《两天》,“还是飞不起来,依然需要等待”。这一次,自己刚要起飞就落下来了。离开舞台前,他说了很长一段话,节目播出时,只剩一句“感觉你刚想要飞起来,然后,就掉下来了”。电视屏幕里,他耸了耸肩,左手在空气中迷茫又无助地画了一道弧线。

这次,“微信上能有20条不错了”,没有采访。

姚政想明白一件事,对于那些自己控制不了的事,尽量不去参与。控制不了的部分比如,你选择去参加一场游戏,就必须要遵循对方的游戏规则,哪怕明知是个陷阱,还得心甘情愿往下跳。

遗憾的是,他没能在这个舞台上唱一次《一块红布》。姚政太想唱这首歌了,“这歌是这么多年来我跟音乐的关系。有时我可能会被音乐蒙住眼睛了,但是你真的摘下那块红布的时候,你看到生活本来的样子,其实那种状态才是对的”。

现在,红布被摘掉了。认清现实、及时转型对他来说并不是个艰难的决定,“如果不在这个时间转型的话,可能音乐以后给我带来的全是痛苦。”

身边那些坚持做音乐的朋友,基本分为两类。一类,越来越好,另一类似乎更占多数——越来越颓。前者是“执念的福报”,比如赵雷。“我开店的时候,他来店里,苦哈哈的,在讨论专辑。后来他一点点东西送过去。人家做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有这福报。”

后者比如他的一位演员朋友,这朋友白天睡觉,夜里打游戏,有个五六岁的孩子,让他看会儿孩子,他转身就把iPad丢给孩子玩,自个儿在沙发上睡着了。“这种状态我经历过,你没办法,你进入困境,用这种方式去无力地抵抗。”

那首《等有饼吃咱再说吧》早就预示了姚政后来选择的道路,“从第一首歌我就告诉你,我要赚钱,要活出好的样式。无论在什么状况下,都以一个让自己舒服的状态活着。”他又一次选择了“饼”。

“歌手”的标签似乎也不再那么重要。过去,他弹琴唱歌,姑娘们特喜欢,现在,“没有姑娘愿意听你弹琴”,他不再爱说自己是个歌手。

“那你出去怎么介绍自己?”

“我是卖鸡的。”

2015年,姚政开了家主攻快餐的餐饮店“鸡霸霸”,有段时间天天自己上门送餐。偶尔,快男那帮人聚在店里吃饭喝酒,订单来了,他就催他们去送,“一开门就愣了,特别逗,都是特别有意义的事。”

百子湾路

很多瞬间会让姚政回到2007年那个夏天。

录节目时烟饼的味道,舞台灯光洒在身上的触感,这些都会让他突然想起那段日子,他在舞台边等着上场,内心兴奋又紧张。紧接着,主持人报幕结束,烟饼开始放烟,观众遥远而兴奋的声音像海浪一样一层层涌上来。然后他站上舞台,开始肆无忌惮地唱歌。

那年比赛结束,姚政要和当时的公司签8年合同,那时他总觉得8年太过漫长,8年后,自己肯定是一老头了。没想到一转眼,10年过去了。

姚政知道自己现在唱歌比10年前提高了很多,却再也寻不回那种无所畏惧、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状态。好在那些还没来得及细细咂摸就囫囵过去的青春并不让他觉得遗憾,因为“青春没有遗憾该多遗憾”。

30岁之后,姚政听不了“太重”的摇滚,转而喜欢“草东没有派对”这样“点到不点破”的乐队。他不再排斥其他音乐风格,听起了民谣,评价马頔是诗人,说宋冬野“当你再次和我说起青春时的故事,我正在下着雨的无锡乞讨着生活的权利”一句充满意境。

虽然他也会吐槽:“搞民谣的老唱自己‘我口袋里没有一分钱,只剩个硬币’,其实都赚挺多的。搞说唱的‘走到街上所有妞见我都得瞧,所有车都给我坐’,其实特穷,下顿饭在哪儿都不知道。”

愤怒少了很多,“摇滚其实现在变成一种什么呢,变成我内心的态度,就是‘生活问你服不服’,我说‘我不服’。到现在我也不服。”“对摇滚的认识发生了哪些变化”的话题过去很久,姚政突然又提起来。

“那你为此做了什么?”

“为此我选择用积极的心态生活,选择一种我舒服的状态,而不是选择颓。我不着急。等有机会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好的状态,而不是特别颓的状态。”

他还在写歌,一首一首地在网上发。2014年,姚政写了首《百子湾路》,写给歌手阿桢以及像他们一样在北京来来回回的追梦者——“冷落的路牌关闭了喧哗,时光像流沙将生命冲刷……有多少人在这儿埋藏了青春,有多少人在这儿,离去又寻回”。

歌曲发布那天,姚政的朋友圈里“没1000人也有800人转了”。有朋友告诉他,自己从不听中文歌,这首歌成了手机里唯一的一首。还有人非要跑来和他喝场酒。但这些感动并没有为姚政带来实际收益,他不再执着于出专辑,写歌纯粹为了表达,“不再跟音乐较劲”。

不久前,阿桢心梗去世,“真是做音乐累死的”。追悼会上,李代沫、苏运莹、丁华少、陆虎都来了,姚政在追悼会上说:“阿桢走了,每个人都有责任。这个时代欠阿桢的东西,我们得要回来,而且必须要回来。”

(实习生邓咏仪对本文亦有贡献)

更多内容欢迎移步博客天下微信公众号(ID:bktx2012)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博客天下其它文章

现实中没有“药神”,只有为了活命走遍亚洲买抗癌药的中国患者

现实中没有“药神”,只有为了活命走遍亚洲买抗癌药的中国患者

中国政府正在通过抗癌药零关税等一系列举措,降低抗癌药品费用,并提高保障的深度。文 崔一凡编辑 卜昌炯图 视觉中国2018年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宣布,中国政府将通过对进口药品实行零关税、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采购、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

2018年07月05日 09:53
世界杯上的 詹俊效应

世界杯上的 詹俊效应

詹俊 (受访者供图)2018世界杯赛场上依然没有中国队的身影,但依靠詹俊的声音和对球赛的解读,中国球迷们依然感受到具有中国式趣味的世界杯。文 崔一凡编辑 李凡世界杯开赛第一天,“詹俊效应”就出现了。6月14日揭幕战,东道主俄罗斯对阵沙特。俄罗斯五球大胜,打出

2018年07月04日 12:17
有人赌这届世界杯能有35个远射球

有人赌这届世界杯能有35个远射球

2014年6月25日,巴西新水源体育场,2014巴西世界杯小组赛F组,波黑Vs伊朗现代足球的背后是现代科技在支撑。随着科技发展,我们能看到越来越严谨、越来越公平的足球赛,但未必是越来越精彩的足球赛。文 崔一凡编辑 李凡图 视觉中国兰帕德的世界杯记忆注定是苦涩的,作

2018年07月04日 12:03
确认过眼神,都是想欢快“剁手”的人

确认过眼神,都是想欢快“剁手”的人

第20届Vinexpo香港展会现场 图/视觉中国今年的天猫618购物狂欢节,消费者的剁手体验继续升级。从6月1日到20日,消费者在天猫、银泰、盒马、大润发,以及线下商圈与品牌门店,都可以同步参与天猫618。天猫618成为新零售商业力量的一次集中释放与全面展示——新零售正在悄

2018年06月12日 17:00
2018赣江峰会——陈璟玥:大数据是信息化发展的新阶段

2018赣江峰会——陈璟玥:大数据是信息化发展的新阶段

商务部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陈璟玥5月30日,2018赣江峰会:人工智能与新能源产业发展论坛在赣江举行,旨在于探讨大数据、人工智能、新能源与生物医药的新发展新趋势。会中,商务部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陈璟玥就互联网大数据

2018年06月06日 17:54
阿里AliOS端上智能首席架构师陈华良:智联网化将成大趋势

阿里AliOS端上智能首席架构师陈华良:智联网化将成大趋势

5月30日,2018赣江峰会人工智能与新能源产业发展论坛开幕。论坛上,阿里 AliOS 端上智能首席架构师陈华良发表了关于“汽车产业智联网化机遇”的主题演讲。陈华良的演讲紧接着评驾科技关于大数据技术对汽车产业带来的变革进行,具体讲述了网联化、智能化和共享化的汽车会

2018年06月06日 16:27
产业升级才是人工智能的最大推动力,百余企业论剑2018赣江峰会

产业升级才是人工智能的最大推动力,百余企业论剑2018赣江峰会

人工智能和新能源汽车已是当下最火热的话题,除了互联网巨头们的共同看好,以政府为主导的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也是人工智能落地的强大推动力。5月30日,由赣江新区管委会主办、博雅天下传媒集团承办、北汽集团江西昌河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支持的“2018赣江峰会——人工智能

2018年06月06日 15:53
互联网公司逐鹿新零售,马云、刘强东、马化腾谁抢占先机?

互联网公司逐鹿新零售,马云、刘强东、马化腾谁抢占先机?

2017年11月11日,上海,阿里新零售双11空间正式亮相 图/视觉中国如果新零售是一场赛跑,有人实力不足步履蹒跚,有人徘徊犹豫随时退赛,也有人出售跑步设备当“智囊团”,这其中,阿里是目光坚定的一个,起跑最早,路线稳健,一路还在拉着队友一起跑。文 裘雪琼编辑 张

2018年06月03日 13:56
不靠户口不靠房,武汉抢人靠只“猫”

不靠户口不靠房,武汉抢人靠只“猫”

2018年4月27日,首家落户武汉的“盒马鲜生”超市 图/视觉中国新零售给武汉提供了新的想象。预计武汉每年落户的30万大学生中,和新零售相关的将占到一半。文 丁雪编辑 张慧“吉庆街白天不做生意,就跟死的一样。”池莉在小说《生活秀》中写道。武汉姑娘白暄对小说里的吉

2018年05月31日 12:39
你叫的机器人小哥来了,未来每一天都比“双11”还疯狂

你叫的机器人小哥来了,未来每一天都比“双11”还疯狂

机器人、黑科技,以2017年为界标,菜鸟开始大刀阔斧地改写物流行业的基因编码。文张弘编辑张慧基普拉斯最初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露面时,不少人误会它是某个社团造的遥控车,或者可移动垃圾箱,更不用说意识到它体内流淌的高科技“血液”。随着2017年“双11”后快递高峰到来

2017年12月15日 18:14
石黑一雄:向偶像鲍勃·迪伦致敬的方式,是像他一样得诺贝尔文学奖

石黑一雄:向偶像鲍勃·迪伦致敬的方式,是像他一样得诺贝尔文学奖

北京时间10月5日晚19时,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63岁的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获得这一荣耀。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在颁奖词里写道:“他的小说富有激情的力量,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他展现了一道深渊。”石黑一雄出生于日本长崎,5岁随家人移居英国,1982年取得

2017年10月05日 21:27
“美国史上最惨烈枪击案”凶手:有两架飞机,爱赌博,父亲是通缉犯,与IS无关

“美国史上最惨烈枪击案”凶手:有两架飞机,爱赌博,父亲是通缉犯,与IS无关

文 常夏当地时间10月1日22:08分(北京时间10月2日13:08分),“赌城”拉斯维加斯曼德勒海湾酒店附近发生枪击事件,截止目前,已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美国媒体把这次枪击案称为“美国历史上最为惨烈的枪击事件”。事发时,现场正在举行露天乡村音乐节,有2.2万

2017年10月03日 15:33
从中国农民工到亚洲拳王:如果不能打倒,就只能被打倒

从中国农民工到亚洲拳王:如果不能打倒,就只能被打倒

电影《百万美元宝贝》,张永看了3遍,“人的一生就是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的过程啊。”文丁雪编辑方奕晗世界拳击组织蝇量级现役世界拳王邹市明——CCTV5主持人周英杰拉着长声,停顿了一下,憋足了劲儿,接着喊了一声:“登场!”白光聚焦在身披金色战袍的邹市明身上,工

2017年08月11日 12:10
明星IP邹市明是如何被“领导”冉莹颖运营的?

明星IP邹市明是如何被“领导”冉莹颖运营的?

图/邢超良性的闭环模式或许是,开发明星产品的IP价值,让公司享受更多“溢出效应”红利,再反哺明星IP。文丁雪 裘雪琼编辑方奕晗8月1日下午,冉莹颖和丈夫邹市明一起走进莹皓公司,穿着同款黑色T恤,衣服正面绣着金色的“拳盟中华”字样,背面开了两朵向日葵。这是WBO世

2017年08月10日 12:21
邹市明师徒的拳击逻辑:靠自己的力量,过体面生活

邹市明师徒的拳击逻辑:靠自己的力量,过体面生活

7月28日,卫冕赛开战前的垫场赛,22岁的孙柏豪第三个出场这些之前没有交集的年轻人,从体制内离开,又被准备在拳击资本市场一搏的邹市明团队选中。队伍逐渐建了起来。文裘雪琼 丁雪编辑方奕晗中国拳王邹市明倒在了第十一回合。7月28日,上海东方体育中心WBO蝇量级世界拳

2017年08月09日 12:29
喝下社交网络毒鸡汤,他们成为作死的“自拍者”

喝下社交网络毒鸡汤,他们成为作死的“自拍者”

社交网络加剧了人们在自拍这件事上的冒险情绪,不少人为了有别于他人,获得更多的关注度,铤而走险,最终酿成惨祸。文张弘编辑张慧7月14日,一名中国留学生走进美国洛杉矶的一间小型艺术展览厅。几分钟后,她出名了。展厅内摆放着四排方形白色立柱,每排有16根。柱子上陈

2017年08月07日 12:17
有人为了钱,有人不为了钱

有人为了钱,有人不为了钱

「 这里有七张图 」「 讲述了过去一周地球上发生的一些事儿 」1一位球员8月4日,巴黎官方正式宣布签约内马尔,合约期5年。内马尔此次转会费达2.22亿欧元,超越博格巴成为世界足坛新标王,但内马尔说,自己去巴黎并不是为了金钱。至于他的老东家——巴萨的球迷,则用网络

2017年08月06日 12:50
我们追《海贼王》其实在追自己内心的火焰

我们追《海贼王》其实在追自己内心的火焰

绝大多数海迷对《海贼王》保持着不灭的热情。现实里,他们读书、恋爱、工作、结婚;一旦进入《海贼王》的世界,他们立刻代入路飞、罗宾、乔巴,化身为热血沸腾的少年。文蒋平编辑张慧“希望我活着的时候,尾田能把它画完!”这是“海迷”(海贼王粉丝圈)中流行的一句哭

2017年08月05日 12:32
他终于懂了“高知”父亲生前为何会陪自己玩网游

他终于懂了“高知”父亲生前为何会陪自己玩网游

2017电子竞技世界大会在法国开幕,超200名职业玩家聚在一起交流切磋在网络被比喻成魔鬼的时代里,父亲有他的桎梏,有他的忧虑,但选择了成为一个陪伴者。“叛逆都是压制出来的。”文韩墨林编辑卜昌炯中午的阳光滚烫,那只蝴蝶扑落在杭州拱墅区北部软件园一家创业公司的窗

2017年08月03日 12:17
周冬雨:谁能比谁聪明多少呢

周冬雨:谁能比谁聪明多少呢

和出道之初一样,她仍然身负非议。不同的是,她已经站在越来越高的地方,面对这个世界——眯着眼,咧着嘴。文林兑编辑方奕晗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的热播再度证明,周冬雨正经历她的春天。她在里面扮演初遇爱情的纯真姑娘小红,浑身都是明快的青春味道。就像刚刚将她

2017年08月02日 12:20
博客天下
博客天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