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首页 > 南方周末文章 > 南方周末视频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问心无愧就好” “最帅和尚”走红后

2017-03-28 13:47:00 来源:网络 编辑:南方周末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问心无愧就好” 
“最帅和尚”走红后

2017年2月19日上午,释明心(中)参加永嘉县“两会”。(金肖武/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3月23日《南方周末》)

许多人打着“飞的”过来,也没听他讲几句佛法,而只是为看他一眼,或仅仅拍张照片合个影,就走了。一位慕名而来的女信众在向记者评价释明心的容貌时说:“非常帅,看到他会有点害羞”。

一部佛教电影向释明心邀约,对方向他表示正在尝试邀请好莱坞一线大导演拍摄。“如果这部电影真能请到李安或者梅尔·吉布森导,那我肯定先拍这个。”释明心说。

网络时代,“帅”这个字眼常常会和炒作、想出名关联在一起,再加个“和尚”,毫无疑问将吸引来更多眼球。

现年37岁的法师释明心,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帅和尚”。1980年出生的释明心,是河北省秦皇岛摩诃寺和浙江省永嘉县普安寺的住持。由于帅气的面容和近1米9的身高,网友称他为“中国最帅80后和尚”。

释明心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和尚,他不仅爱打篮球,还喜欢玩社交网络。

佛教常常讲“色即是空”,“色”乃肉眼所见、所能感知的一切。“帅和尚”释明心认为,网络时代的弘法和过去在本质上并无二异,然而当他想教会世人“色即是空”的佛教禅理时,世人却恰恰因为“色”对他追逐而来。

政协委员时间

2017年2月中旬,温州天气冷热无常,时而春日载阳,时而寒风料峭。永嘉县是释明心的家乡,作为本县“最年轻的佛教界政协委员”,释明心要在这一周回到家乡参加政协会议。

曾经在当地乡镇政府工作十年的他,和许多政协委员是多年未见的老同事。开会第一天,就有几位政协委员围上来与他合影,其中女委员也不少。

释明心是第一次作为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在该县担任过政协委员的佛教教职人员中,他是最年轻的。按照永嘉县民族宗教局局长谢永青的说法,该县从佛教协会管理班子中推选政协委员是惯例,2016年7月当选新一任县佛教协会副会长的释明心,当上政协委员是顺理成章的事。

2月17日下午的政协分组讨论会,分流到永嘉县政府大院各职能部门举行,民族宗教组被安排在位于行政大楼14层的县民族宗教局会议室里。轮到“新面孔”释明心发言时,他语出惊人:“我们出家人在永嘉都抬不起头啊。”

事情原来是,2月16日下午是政协全体预备会议,释明心在酒店门口顺手招了辆人力三轮车,赶往会场。在路上,车夫很自然地问他:“你为什么出家,是不是很赚钱啊?”

这样的话,释明心早就不是头一次听到。有一次,去政府有关部门办手续,某领导见面就说:“听说你寺院香火很旺,发财啦?”释明心回他:“出家人不图钱。”这位领导反问:“不图钱你修什么寺院?”

佛家人讲“清、静、和、寂、祥”,但释明心还是忍不住在政协会上狠狠吐槽了一把:“连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对佛教认识都如此,让人心寒啊。”说话时,释明心时不时抬头,看看坐在斜对面的民宗局领导。

释明心算是比较直言的政协委员了。2月18日下午,和尚释明心利用开会前的两分钟,在微信朋友圈抒发自己参加政协会议的心态:“大老远从北方赶回来提建议的,希望有点用。”

他还在朋友圈里附上了四张照片,两张现场照是他从此次政协会议的微信群里下载的,由某位委员拍摄后并发到了群里。多数情况下,他会转发这类有关自己的照片和视频。过去的几年里,顶着媒体给他的“中国最帅和尚”标签,被拍照已是家常便饭。

永嘉县“两会”召开的四天半时间里,释明心虽然改变了作息,每天不再是以清晨寺庙大殿的早课作为开始,而是坐在县政府大楼里头听会、开会,但唯一雷打不动的是每天上午十点左右,释明心的实名微信公众号依然会推送一篇文章。在过去几年里,微信和微博已经成为他和信众交流的主要窗口。尤其是2014年初,释明心开通实名的个人微信公众号以后,至今大约吸引了二十万个粉丝关注。

释明心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有时是一段佛理的解释,有时是一段媒体拍摄自己的纪录片,有时是回忆往事的随笔,有时就是简单的公告。2月20日政协会议最后一天,他发文告知关注者,自己将于次日回普安寺停留一日。

网上很火的帅和尚

释明心对社交媒体并不陌生,十年前,他就开始在网络上走红了。

2006年,释明心在天涯发帖倾诉想出家的愿望,因长相俊美开始在天涯上小有名气。三年后,正式出家的释明心因即将赴中国佛学院读书,怕扰了清净于是发了告别帖,沉寂了几年。

转而又三年,他重回虚拟世界,此时风头正劲的社交媒体工具已变成席卷全国的新浪微博。在消费文化强势崛起的互联网时代,身高一米八七,喜好篮球,面目英俊,一对“佛感“极强的耳朵,当这些词和“和尚”相遇时,毫不意外地碰撞出当下最受追捧的火花。

释明心就读中国佛学院期间,一位老师在课堂上说:听说你们班有人在网上很火,是不是都想学某艺僧出名啊!老师说完,同学们齐刷刷地望向释明心。这件事令释明心很想不通,“身边同学朋友发照片的不少,为何就我容易被人攻击?”

释明心当时还没意识到互联网带给他未来的各种机遇。2013年末,从佛学院毕业的释明心回到家乡破败的普安寺住寺弘法。一开始每天只有三三两两几个香客,有时甚至一天到晚都没有一个人来。

未曾想三个月后,香客从南到北蜂拥而至,释明心好像过上了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生活,从早到晚接待信众,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数月。对此释明心的解释是,“普安寺香火辉煌离不开网络时代新型传媒的力量。”

事实上,新媒体外加他英俊的长相才是真正的催化剂。许多人打着“飞的”过来,也没听他讲几句佛法,而只是为看他一眼,或仅仅拍张照片合个影,就走了。一位慕名而来的女信众在向记者评价释明心的容貌时说:“非常帅,看到他会有点害羞”。

“我第一次去见明心法师,也是冲着他长得帅好奇而去的。现在皈依佛门后,我知道这对师父不敬。”在政协会上,一位企业界别的女政协委员对南方周末记者略有忏悔地说道。

他本人曾写过多篇与自己长相有关的文章。比如在《洋和尚》一文中,他说因为深邃的轮廓和五官,多次被国民误认为是外国和尚。他还提到,在西藏之行中,因长相讨喜而被人要求合影。

释明心很清楚新媒体带给他巨大的关注度。释明心曾经发过一张公众号数据截图,显示了关注用户数排名前十的省份,其中过万的有六个省份,浙江信众最多,有23424人,往后便是广东、山东、江苏、北京、辽宁。

这样的结果释明心自己也很惊讶,他只去过寥寥数次的广东省信众数竟排名第二,尤其以广州和深圳两个城市居多。佛教历史不如南方深厚久远的东北信众竟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