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首页 > 瞭望东方周刊文章 > 瞭望东方周刊视频

德国殡葬二三事

2017-04-03 15:54:00 来源:网络 编辑:瞭望东方周刊

刚去德国的时候,我就被“殡葬文化”狠狠地撞了一下腰

文/张怡

德国殡葬二三事

某天整理办公室,看到一位韩国教授送给我感谢帮助的小礼物,拆开一看,差点晕倒——居然是一只精致的钟,座钟!

想必韩国人虽然历史上深受中国文化影响,但对于中国人的这点殡葬小忌讳,他并不了解。但其实,我自己也曾经差点犯了类似的错误。

中国的茶叶包装现在越来越精美,尤其是那种漂亮的瓷罐,古色古香且密不透风,价值可能超过茶叶本身,我自己常常舍不得扔掉,用来当储物罐。

一次去德国前,我觉得这些罐子是不错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小礼物,又相当实用,于是准备带些送给德国朋友作为伴手礼。打包装箱的时候,德国先生犹犹豫豫地在我身边绕了好几圈,几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制止了我。

原来,那种小瓶口、瓮状的茶叶罐,在德国正是骨灰盒的形状,送人实在不吉利。

我听了哑然失笑——一直以为天底下所有的骨灰盒都是国内那种方方正正、精雕细琢的盒子呢!

刚去德国的时候,我其实就被“殡葬文化”狠狠地撞过一次腰。

在德国,殡葬是非常自由和个性化的——土葬和火葬并举,海葬和树葬也很流行。法律唯一禁止的,是把骨灰盒放在家里,火化之后必须马上放入自有或公共墓地里。

除此之外,德国人的殡葬方式几乎是没什么文化负担的。中国人讲究夫妻生要同床、死要同穴,但德国人就完全没有这种观念。夫妻二人百年之后归葬何处,完全自主决定。

比如我德国的公公婆婆早已决定了各自中意的安葬方式——公公选择土葬在社区墓地,婆婆则选择火葬在自己的家乡汉堡。

一开始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选择不同穴而葬。在我们的文化中,这是一种婚姻共存的见证和家族绵延的象征。但他们说,我们都有自由意志,哪怕相爱一生,也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最后归宿。

这让我有些不安地想,自己将来的骨灰会安放在何方呢?

我是“70初”一代的上海人,既有全球意识,也信仰传统文化观。百年之后,我还是希望儿孙能够给我化点纸钱,在墓前燃几根香烛、放几只青团。可是,德国先生恐怕不这么想——在他们的祭奠文化里,即使留了墓地,也不过种些鲜花绿植而已,没有更多的念想载体了。

我问先生:以后我的骨灰放在哪里呢?他说,应该是回上海吧。我问:那你呢?他说,我喜欢大海,请把我撒在大海里。我流泪说,你连个念想都不给我,我到哪里去给你化纸钱啊?他听了一脸愕然,有些莫名其妙。

我有些头痛地意识到,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可能不仅在于当下,更在于对“身后事”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