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首页 > 读首诗再睡觉文章 > 读首诗再睡觉视频

如果感情不能平等,让那爱得更多的是我

2017-04-02 23:12:00 来源:网络 编辑:读首诗再睡觉

如果感情不能平等,让那爱得更多的是我

爱得更多

抬头望星星,我很清楚,

若它们愿意,我可以下地狱,

但在尘世上冷漠是人类或野兽

最不令我们感到可怕的东西。

要是星星用我们不能回报的激情

为我们燃烧,我们有何话说?

如果感情不能平等,

让那爱得更多的是我。

虽然我常觉得我

是星星的仰慕者,它们并不在乎;

不过现在看到它们,我也不能说

我整天把一颗想得好苦。

要是所有星星都陨落或失踪,

我将学会眺望一个虚无的天空

并感到它那全然黑暗的庄严,

虽然这可能要花我一点儿时间。

作者 / [英国] 奥登

翻译 / 黄灿然

The More Loving One

Looking up at the stars, I know quite well

That, for all they care, I can go to hell,

But on earth indifference is the least

We have to dread from man or beast.

How should we like it were stars to burn

With a passion for us we could not return?

If equal affection cannot be,

Let the more loving one be me.

Admirer as I think I am

Of stars that do not give a damn,

I cannot, now I see them, say

I missed one terribly all day.

Were all stars to disappear or die,

I should learn to look at an empty sky

And feel its total darkness sublime,

Though this might take me a little time.

W.H. Auden

“你会选你爱的人,还是爱你的人?”这个命题的生命力已然强悍到在所有社交媒体上都毫不客气地占了一大笔流量,并且,提一次就被轰轰烈烈地讨论一次。往深里究,大多数情况不那么非黑即白,但还是两个选择:当更喜欢对方的那个人,还是少喜欢一点的那个人?

两个月前看完《爱乐之城》感慨道,也很是为这部电影的梦幻感到难过的。因为事到如今,彼此试探时时留后手才是人们在感情里的常态。我们很多人都在“为了学术交流”的那个约会关头退了下去,就再没能到“我永远爱你”了。所以这才是这个悲剧故事仍被视为拥有罕见浪漫的原因——蛮糟糕的诶,好像大家都挺坚信“谁先陷进去谁完蛋”这一套的,都想当少喜欢一点的那个人。

也没错的,从从容容的姿态当然是更好看一些。但总会觉得有点心酸吧,也没有好好地去爱过,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在任何一段有可能展开的感情中全身而退了。

If equal affection cannot be,

Let the more loving one be me.

现在看到这种斩钉截铁的句子是感觉很懵的。

曾经开玩笑和朋友说:“我们智人物种的以自我为中心简直是历史为证。你看看,我们五万年前就把丹尼索瓦人赶出历史舞台了,三万年前碰到尼安德特人又掀起史上第一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种族净化运动,真是争得资源为求活得体面的一把好手。”心里一直是有个丧里丧气的观点,我们建立的这个社会这些关系,根本就是一个利益至上各取所需的天平。那些所谓的结合与分离,都不过是一次次筹码互换的谈判成功与合作破灭。

但这首诗就是我们这群最擅长权衡利弊的人们,心甘情愿出岔子的时候。因为这个利益社会里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感情。

“真的很喜欢的你”就是这个例外,是终究要放弃试探了,是举棋不定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all in,是留好后手了又决定还是要走到你的面前,是出现在这片暗夜里很宝贵的星星。宝贵到愿意必伤无疑的冷漠,都成为了“最不令我们感到可怕的东西”,宝贵到了明知感情不平等的必然,还是愿意“爱得更多”。

你已经点亮这一整片虚无的天空了。

就让我爱得更多吧,一点也不勉强的。

我可以下地狱的。

我也不打算害怕了。

就算有陨落的一天,我也想亲自地,“无限温柔地将这一切的坠落把握”。

荐诗 / 老汉(私人公众号:乌合之汉)

2017/04/02

如果感情不能平等,让那爱得更多的是我

读首诗再睡觉:让转发更多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