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首页 > 经纬书城文章 > 经纬书城视频

为了给妈妈治病,她委身于他,妈妈却把钱全拿给哥哥……

2017-07-12 02:46:38 来源:网络 编辑:经纬书城

为了给妈妈治病,她委身于他,妈妈却把钱全拿给哥哥……

凌乱的大床,撕裂般的疼痛,昭示着昨晚所发生的一切……

一场变故,父亲意外离世,母亲受不了打击,突然心脏病发,所有的一切都将她这个二十五岁的女孩压的喘不过气。

夏天有一个哥哥,可是那个哥哥嗜赌如命,所以她也没有对他抱任何的希望。

几番奔波,走遍所有的亲戚,夏天捏着两万块为母亲办理了入院手续。

眼看着母亲躺在病床上,病危通知书也下了好几道,她束手无策。

夏天想着,此时的她除了这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身体一无所有。

她想起了自己那个换女人如衣服的上司,顾一辰。

听说跟了他的女人,都能拿到不菲的分手费,所以她想尽了办法,打听到了他这一周的行程。

知道他昨晚上在皇朝大酒店有个应酬,于是她利用了自己是他下属的身份,给他送文件去酒店,潜入了他的房间……

她身上仅剩的钱被她用来买了件性感内衣,就这样近乎丝毫不挂的躺在总统套房的水床上,等待这个男人。

忽然想起朋友说的,第一次是很痛的,这令她也有些害怕、忐忑,甚至开始打了退堂鼓。

她掀开被子,走下床。

刚走到门口,门却被人打开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只听见他叫了她一声宝贝,便被扔在了床上。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的身上已被落下印记。

当他开始时,她第一次尝到了朋友们所说的‘痛并快乐着’。

她不得不承认,他的体力很好,吻功也相当了得。

夏天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值得,可她一想到病床上的母亲,她咬了咬牙,没有推开那个男人。

她的欲拒还迎,让他越发兴奋……

等天空泛起鱼肚皮白的时候,他才放过她。

不知道何时,身边的男人已醒来。

夏天拉起被子,挡在她的胸前,有些错愕地看着这个直勾勾盯着她的男人,不知道是因为昨晚,还是他这看着她鄙夷的目光,她不由地低了头,以来掩饰眼眸里波涛滚滚的情绪。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一辰拿出了皮夹子,语气冷漠如雪。

“这里有1000块,拿去买药,剩下的,给你了。”而后,顾一辰的眼睛撇到了床单上的那一抹红,他的目光闪了闪。

他又抽出了一张支票,从西装口袋拿出笔,刷刷的写下了几笔,“我不喜欢死缠烂打的女人,懂?”

顿时,一丝耻辱感充斥着夏天的内心。

顾一辰的话,让她想要落荒而逃,可,她不能……

夏天伸手接过那烫人的1000块现金和一张支票,她低垂着头,有些丧气的说:“我懂!顾总放心,我以后不会纠缠你的。”

说完夏天抓过一边的衣服,裹着身子。

一落地,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酸软得可怕,一个没留神,一下跪爬在地上。

她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去浴室冲了个澡,换上自己准备好的衣服。

夏天拖着有些疲惫不堪的身子,准备离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转身,对着床上的男人说道:“谢谢……”

“呵呵……”顾一辰并没有吱声,只是冷嘲的笑了笑。

看着这20万,夏天不知道是该感到高兴,还是因为这钱来得不干净而不安。

她不愿去多想,做都做了,就算后悔她也没有退路。

拿着钱,夏天立马去了银行,把钱提出来,然后去医院缴了费用,等待着母亲的手术。

还好,这钱来得算是及时,母亲按期做了手术,等母亲术后稳定了点,她找了一个护理工帮忙照顾,毕竟她要是不去工作,母亲后续的药钱和生活费就没着落了。

夏天回到公司后,一如往常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打开电脑,准备忙着这一周落下的工作。

“夏天!我现在要去赶飞机,麻烦你帮我把安达的广告策划方案拿到总经理办公室一下。”

夏天还没有来得及看清眼前的这人,她已经提着自己的包飞快地跑了出去。

盯着眼前的蓝色文件夹,她很是无奈。

抱着文件夹,走到了电梯间,按下上楼键,便在站在一边等着。

“叮——”

电梯门开了,夏天迈着高挑的长腿,走了进去。

刚刚站稳,按下楼层键,她这才发现,这电梯里还站着一个人。

夏天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个人也在看着她,那凛冽的阴冷目光让她不敢直视。

如同那天早上的目光一样,盯得她有些发毛,不由地紧了紧自己的怀抱中的文件夹。

“呵呵,我还以为你看到我只会像那天晚上一样呢。”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从他纤薄的嘴唇里发出来,轻佻的言语中,满是鄙夷与厌恶。

“对不起,顾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或许是因为心虚,夏天深深地埋着自己的脑袋,不敢去看他的双眼。

她说过,自己不会缠着他,显而易见,当做不知道,就是最简单的办法。

“不知道?”说着,顾一辰伸手一把将她拖了过来,将她抵在电梯的铁壁上,一只手紧紧地捏着她的下巴。

“那天晚上你不是挺欢的吗?我自认为我的记忆力不太好,没想到你的记忆力比我的还差啊。”说着,他紧了紧手上的力道。

夏天的下巴被他捏得有些发酸,她极力想要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可是她越是挣扎,他反而捏得更紧,让她疼得眼泪花直冒。

虽然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不少,但是因为算计的,她夏天还是第一个。

尽管他对自己身边的妖娆货色记不太清,但是这个女人,他倒是记得很是清楚。

一个能为了钱的而出卖自己的人,真的是很脏!

“叮——”

总经理办公室的楼层到了,夏天咬咬牙,用尽了全身力气,从他的身上挣脱出来。

“我到了。”说完,夏天抱着手里的文件,慌乱地从电梯里跑了出去。

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什么,她站在电梯门口,等着电梯合上了,把里面那张带着些许怒气的眼光遮住,她才敢放心的离开。

夏天深深地了吸了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抱着文件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人,她放下文件夹就离开了。

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久久不能从刚才电梯里惊慌的情绪中走出来。

夏天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过顾一辰会记得自己,她本以为只要像其他女人一样,拿到钱就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却不料,他却一眼认出了自己,这让她有些担心自己的这份饭碗。

这一天,夏天过得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只是到了下班后,她才有了些精神。

下班后,夏天直接赶到了医院里。

打开门,迎面却碰到了她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哥哥。

“你怎么来了?”夏天看着夏海那副吊儿郎当没个正经的模样,就有些生气,

妈妈生病住院,他却消失得找不到人,就算他拿不出钱来,夏天也不会强迫,毕竟这个嗜赌如命的哥哥只要不惹事都算好的了,她也没期望让他拿钱出来。

“我来看看妈不行吗?”夏海有些不耐烦地瞪了夏天一眼,打开门,直冲冲地从夏天的身边的走了出去。

夏天看着夏海面露红光,神清气爽的模样,她连忙走了进去,看着夏母正慌乱地把钱包收起来,放在枕头下。

“妈!你是不是又给他钱了?”难怪夏天刚才看夏海那副得意劲儿,每次他只要拿到了钱就是那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夏母有些不满地瞥了夏天一眼,斩钉截铁地说道:“是啊!我是给钱了,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不给他钱,给谁钱?”

“难道我不是你女儿吗?”从小到大,妈妈和爸爸都很重哥哥,她夏天从小到大都是穿夏海穿过的,用夏海用过的,甚至吃也是吃夏海剩下的。

她长这么大,除了学费和买卫生巾的钱,从来都没有跟他们要过一分零花钱,而那个哥哥,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零花钱从来都没有断过。

一想到这里,夏天心中就委屈得很,可是她也无处去说。

“是!怎么不是?你哥哥不是没有工作吗?我不给他点钱,岂不是要饿死他?”夏母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她收回望着夏天的目光,

往下躺了躺淡淡道:“这边没你什么事了,等下去吧医药费交了你就先回去吧,你不上班,就要饿死了。”

听到妈妈的这番话,夏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只想知道妈妈又给了夏海多少钱:“这次你给了多少?”

夏母见夏天没完没了,转身瞪了夏天一眼,不屑地说着:“你给我的那张卡里能有多少?”

妈妈的话再明显不过,她是把夏天给她的钱都交给了夏海。

听到这里夏天火冒三丈:“你全给他了?”

卡里除了妈妈的医药费外,还有15万多,这么多钱,妈妈居然全部给夏海了,她不敢想象,这么多钱,夏海全部拿去会怎么样。

“好了!好了!妈困了,你让妈休息一下好不好?”夏母用着乞求的眼神,看向了夏天,希望夏天能让她好好安静一下。

见妈妈累了,夏天除了心痛之外,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妈妈有心脏病,不能生气,她也只好给妈妈盖好被子,然后对着护工吩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夏天不停地给夏海打电话,她也数不清打了多少,除了夏海不耐烦的咒骂声,便是系统的忙音。

看来这笔钱,夏天也不用抱任何希望了。

第二天,加了1个小时班的夏天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刚刚走进电梯,却没想到又遇到了正在打电话的顾一辰。

“嗯,我知道了。”顾一辰挂断了电话,顾一辰转头看向了夏天。

刚刚小刘打电话说是飞机晚点了,赶不回来跟顾一辰去应酬。

情急之下,顾一辰看到站在一旁的夏天冷声问道:“我们的服务宗旨是什么?”

突闻顾一辰的问话,夏天有些惊讶地回过头看向了他,迟疑了半响,淡然地回道:“服务只有更好,没有最好;满意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顾一辰满意地点了点头,冷声道:“很好,等下有个广告项目要谈,跟我去。”

广告项目?

夏天听后有些懵逼了,谈合作不是市场部的在谈吗?她一个企划部的小策划,还能去谈合作?

顾一辰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伸手摁了摁一楼的电梯按键,解释道:“这个是你的售后服务!虽然你跟条死鱼一样,但是脸蛋儿和身材还是不错!只要这个项目谈成了,给你10万的奖金。”

钱,呵呵……

原来他已经认定了她是那种为了钱,可以很随便的女人。

“我可以拒绝吗?”虽然10万块对夏天来说并不是个小数目,但是这一次,她不想接受。

为了钱做了那事,的确是很肮脏,但她还没有烂到只要给钱就能上的地步。

听到夏天的回答,顾一辰有些意外,他扯了扯脖子下的领带,转身面面对她,一把捏起她的下巴,用力一抬,眼底尽是鄙夷:“怎么?还想立牌坊?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清楚!”

说完,他很是嫌弃的甩开了她的下巴,从包里抽出一张手帕,用力地擦拭着刚才触碰过夏天的手,嫌恶地丢在了地上。

是啊,从那次后,她就注定被打上了这样肮脏的标签,就这一点,她无法反驳他。

等了许久,也不见她有所回答,顾一辰已经没有了耐心。

他嫌恶地瞥了她一眼,不屑的说着:“不愿意就滚!收拾好你的东西,明天不用来了!”

若是换做从前,她定会直摁开电梯扬长而去,可是眼下躺在病房里的母亲,哥哥还不争气,由不得她胡来。

夏天没有说话,只是等电梯在负二楼停下后,她跟着顾一辰走了出去。

因为脚下的高跟鞋有些高,而顾一辰似乎故意走得很快,也不管不顾他后面的夏天是否能够跟得上。

一路上,为了追赶顾一辰,夏天不知道崴到了多少次脚,每一次都痛得她喘不过气来,无奈之下,她只好脱下自己高跟鞋,赤着一双脚,一路小跑得跟在他的身后。

夏天来到车前,很有自知之明地打开了后车厢的门坐进去。

一路上,没有任何的交流,也是,他是堂堂的顾氏总裁,他们能有什么交流?

很快,车停在了酒店门口,夏天再车停稳的前一刻已经把鞋子穿上。

下了车后,顾一辰却放慢了脚步,配合着自己的频率往里走着。

顺着服务员的指示,他们来到了一个VIP包厢里。

刚刚一走进去,里面便是一阵乌烟瘴气,这让不会抽烟的夏天,闻着有些难受。

她抬手在自己的鼻翼间轻轻地扇了扇,把面前的烟雾扇开,好让自己舒服点。

“哎!顾总!你总算来了!哈哈哈……”说话的这个人夏天并不认识,但是能让顾一辰亲自接待的人,想必也并不简单,所以她也不用去特意去猜想这个人是谁,只管知道自己就行。

“嗯,陈总,你来的挺早,不好意思,刚刚路上有点堵车。”说话的顾一辰换成了往日和善。

看着他此时笑着去跟那陈总握手时的样子,夏天实在是很难将他与那天晚上联系到一起,要不是她亲身经历,恐怕是论谁都不会信,这个表面上斯斯文文的顾一辰,背后竟是这样的疯狂。

“陈总,这个是我公司企划部的小夏。”说着,顾一辰已经将有些懵逼的夏天推到了那位陈总的面前,将她摁在椅子上时,

还不忘说道:“小夏,你不是说很崇拜陈总吗?你坐在这边好生陪着陈总喝高兴了。”

尽管他笑得很自然,可是夏天还是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狠劲儿。

他搭在夏天肩上的大手,轻轻地拍了拍,临起身离开时,他顺势附在她的耳畔低声警告着:“要是这合同吹了,你明天就别来了。”

说完他露出一脸的笑容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刚一落座,他脸上的那一抹客套的笑容,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

听着他的威胁,看来这就是他报复自己的手段。

正在她分神之时,坐在她旁边的陈总,伸出一只大手一把落在夏天的腿上。

夏天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她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生气地说道:“陈总,请你自重!”

话音刚落,整个包厢里的气氛一下降到了零度。

那个陈总脸色很是难堪,一阵红一阵白的。

他羞恼地撇过头,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仰尽。

顾一辰也没想到她的反应会那么大,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立马站起身,对着陈总说道:“陈总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跟小夏交代一下。”说完他拉起夏天的手,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刚一出包间,顾一辰不顾周围是否有人,一把松开了她的手,面露怒色:“怎么?你不想干了?”

她抬眼对上眼前的这个发怒的狮子,仰起头,冷声答道:“我只是营销部的人,顾总要是让我帮忙喝酒,我绝无怨言,要是做其他的,我做不来!”

“做不来?”说着,只见他阴鸷的目光中渐渐升起一团怒气,调侃道:“那天晚上你不是挺会做的吗?怎么?嫌少了?没关系!我给你双倍!”

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间,而她却偏偏做了让自己最讨厌的事情。

“如果你在意之前的钱,我会尽快凑来还给你!”她挣了挣自己的手,却没想到被他抓得更紧了些。

“我顾一辰可不是给不出那种钱的人,既然你做过一次了,那再多一次也无妨。”说着他双手很自然的放进了裤兜里,

很是淡然地说道:“你要走,我也不拦你,只不过,我不希望你再出现在我顾氏旗下包括合作的任何一家公司里的人事资料里。”

说完,他转身走进了包厢里,没有再看她一眼。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整个H市,80%都是跟顾氏有联系的,若是当真如他所说,怕是自己只能去扫大街了,不过按照他的人脉关系,恐怕是,连扫大街的机会也不会给她。

眼下,她需要工作,更需要顾氏的这份工作。

她想了很久,想到了一记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她想办法把那位陈总灌醉!

找了服务员要了点醒酒药,她便推开了包厢的门。

当她刚刚把门一打开,顾一辰似乎是料到了她会进来,所以并没有觉得很意外。

反而倒是那位陈总倒是很激动,他笑得有些猥琐,一只肥大的手不停的拍打着刚才夏天坐过的位置,“来来来!小夏,到陈哥这里来!”

陈哥?呵呵,这些男人还真是恶心,明明就打着不一样的注意,却偏偏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夏天没有反驳,反而笑着走了过去。

“哎呀,陈哥,真是不好意思,刚刚顾总安排我点事情,所以来晚了!这样吧,我自罚一杯!”说着,她毫不犹豫地拿起了酒杯一仰而尽。

“好好好!陈哥也陪你喝!”

顾一辰坐在一边,也没有吃菜,而是看着夏天不停得灌着陈总的酒。

看着她那一声声“陈哥!”“陈哥!”的叫,他不禁冷哼一声,“还真是老本行,上手得真快。”

夏天虽然沉浸在灌醉陈总的目标中,但是她还是把顾一辰说的那话听了进去。

夏天就当没有听见,继续对着陈总敬酒。

没多久,顾一辰便找借口离开了。

明眼人都知道顾一辰的言下之意,就是把夏天送给他们,供他们玩乐了。

顾一辰一走,坐在夏天身旁的陈总更加放肆了,他一只手拿着酒杯,可另一只手也开始不老实。

夏天对他的这个举动很是反感,她趁机站起来,拿起自己的酒杯假意要对其他的人的敬酒,她这才从陈总的魔爪逃脱了出来。

虽然陈总见夏天总是躲避着自己,但是想着等一下就有大餐吃,他也就忍了,毕竟连她的老板都是把她交给自己的意思,他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这样的场面,陈总似乎见得不少,以至于夏天每次都给他满上了酒,他都欣然接受。

这一来二往的,这酒桌上的人都喝得迷迷糊糊的。

夏天也数不清她去厕所扣了几次喉咙,虽然吃了醒酒药,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头重脚轻。

“小夏啊!陈哥的头有些晕了,你扶陈哥去酒店楼上休息一下吧。”说话间,陈总已经把手搭在了夏天的腰上。

夏天见状,微微地蹙起了眉头,她伸手顺势把陈总的手从自己的腰上挪了下去,随后伸出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胳膊,搀扶着他往电梯上走。

夏天的举动陈总都看在眼里,不过想着今晚她对着应酬上有些生硬,想必这样的应酬她也是第一次参加,他也就没有太在意,而是把在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稍后在房间里的一切。

“哔——”

夏天打开门,有些吃力地把这个陈总往里面扶。

好不容易把他扶到了床上,她也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

她前脚刚迈出去,陈总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拽着她的手,就往床上扯。

夏天原本是预料到这个陈总对她心怀不轨,可是没想到他的动作那么突然,她一下重心不稳,倒在了床上。

那陈总也顺势,直接将她死死地压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