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首页 > 天下慈医文章 > 天下慈医视频

医院里,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坚守

2017-07-12 02:47:22 来源:网络 编辑:天下慈医

医生有医生节,护士有护士节,虽然工作很辛苦,可还是有可以纪念的日子。

可今天我想说说别的。

你一定以为医院就是医生和护士,那你就错了。

如果医生和护士算是演员,那么一台绝美的演出,演员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其余为之努力和奋斗的人从未走到前台,不曾报幕,不曾谢幕,不为人知。

今天咱们讲讲幕后的英雄们,每一个普普通通的螺丝钉。

医院里,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坚守

1

以前药局有位大哥,在我刚工作时候就听过他的名字。不是他的业务有多好,而是为人仁义。可能你觉得工作讲仁义有些可笑,但我不这么认为,他的仁义不是慷单位之慨,是每次看见没钱取药的人在药局门口徘徊、哭泣,第一时间给拿药的人一定是他,大度的告诉人走吧,然后回身把自己的钱放进钱箱里。

这几乎成了夜间急诊的一道风景,甚至有人特意来占便宜,我有时候忿忿不平,他都能笑笑了之,不再说话。

命运有时候并不公平,好人未必好报。后来他得了间质性肺炎,病情不断加重,激素脸成了他的标志,整个人一动都会喘得很厉害。我们劝他去南方,或许对他的病情有缓解,他笑了笑,一边咳嗽一边摇头:“呆在这里一辈子了,习惯了,不想再走,死得也安心。”

就这样坚持着上班,怎么劝都不听,他说让我多干几天,有感情,干了几十年了,这个窗口我熟悉,手就不由自主地摸向付药的窗口,像轻抚自己的孩子,那一刻,眼里满是柔情。

终于有一天,他倒下了,我们的呼吸科竭尽全力也没有挽回,即便大家都知道结果。家里人的声嘶力竭,我们的泪流满面终究未能挽回。

我不想煽情,许许多多的人请假参加了他的葬礼,只为送战友一程。

医院里,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坚守

2

“老张你也抽空眯一会儿吧,一宿没停脚了。”

我看了看墙上指向凌晨四点的时钟对护工说,急诊室里这个时间依旧一片忙乱,不过秩序井然。

“没事,我再把急诊车底下的地面擦擦。”

说完,他拿起拖布认真地开始擦拭,地上的血迹、呕吐物被打扫得无影无踪。

这本是保洁的活,在没有保洁的急诊俨然已经成了老张的职责,额外的工作久了,也会被认为理所当然。

“你特么长眼睛没,瞎啊,不知道我爸怕响动吗?你这一碰万一输液停了你能负责吗!”一个脖子上带着粗金链子,眼睛血红的平头“孝子”在那对老张大声地嚷嚷着,做要出手欲打状,旁边的一同护理的年迈母亲无力地劝阻着,在我的印象里,他似乎才喝完酒刚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拖布不是有意碰到担架床的,您别介意。”老张唯唯诺诺地赔礼道。

那一边“孝子”依旧不依不饶,大声地叫骂着。

“这位家属请你轻声说话,你老父亲心脏不好,请你别大声说话影响他,况且他看你这样肯定着急,别让老人更担心了,好不?我让护士帮你再看看,肯定不影响你输液。”我尽量一字一句的跟他解释着。

或许是我说的有理,或许是我的体格也不弱,“孝子”嘟囔着,不再说些什么了。

“谢谢李医生,我下回一定注意。”老张很感激地看着我,一再感谢。

“不谢,哎呀,忘了跟你说了,你儿子不要结婚了吗,记得通知我,我去喝喜酒,凑热闹。”

老张的眼神竟然比刚才更加暗淡了,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什么难处吗?”我预感到有些不好。

“儿子不太愿意让我去娘家那边参加婚礼,说我的工作不好介绍,就别添麻烦了。”

一个疲惫的背影走开了,更加佝偻,更加孤单。我很愤怒,这就是一个含辛茹苦把儿子独自拉扯大后的下场,这世界可以被许多人非议和鄙视,可最痛苦的莫过于被最亲的人冷漠。更可悲的是,我们帮不上忙,无能为力。

医院里,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坚守

急诊护工是每个医院必备的工种,他们都是几班倒,然后每月拿着微薄的工资。当然你可以说没有文化,没有技能,难免出卖劳力。这没有不对,但急诊护工需要付出的绝对不止这些。

首先他们夜班接班到下班肯定不是打更,是无时无刻不在移动,干活,推患者,有的时候还要遭受患者或者家属的谩骂,绝对不是只有医生护士挨打,遇到暴力。

护工,同样要有一颗强烈的爱心,悲悯情怀。他们未必像我说的这般华丽,但是亲力亲为的爱会让我的文字显得苍白。

患者千奇百怪,对于医生护士护工全部都是遭遇战,尤其遇到酒后的,兴奋得无以名状,世界是他的,宇宙都是他的,酒后英雄主义就是这么油然而生的。

护工要平复患者情绪,要抬上抬下,尤其遇到昏迷的患者,你在医院经常能看到一个人瘦弱的身体在把一个健壮的昏迷者吃力抬到检查台上,检查完再抬下。他们要处理患者随手丢下的垃圾,随口吐的满地呕吐物,甚至经常有大口的呕吐物一脸都是。不但没有埋怨,还要配合家属送病房。

医院里,那些你所不知道的坚守

3

“您好!请问您几楼”,“您慢走,祝您愉快”。这些是电梯员标准的问候语,并且还要配上标志性的笑容。每天我走向电梯,都会被电梯里的空气和拥挤摧残得快要窒息,要不是楼层太高,绝对会选择走楼梯。可电梯员在这样的环境里需要最少八小时!八小时是什么概念?除了短暂的洗手间,人体在炙热烦闷里始终保持微笑,并且不能坐!

“为什么愿意选择门诊的电梯?”看电梯员们的努力争取我忍不住提问。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门诊的电梯有横着的扶手,可以擎着换洗的筐,可以装水瓶,渴了可以随手喝点水,不那么干燥。”他们要的,就是这么一点点便利。

“这破电梯这么慢呢!”“凭啥不让我进去?”“什么单层?这不是单层吗!什么,明明是你写错了还赖我坐错了!妈的!”“我就要坐,你急诊梯管我啥事!”“问你一句在哪个楼层看你说话这么大声!又不说话了,你什么态度!””

这些是电梯员每天都会面对的很小一部分质疑甚至谩骂,可笑的是你不能回嘴,还要报以微笑。

当然你可以说有什么才能做什么事,但我看到的是在微薄的收入里,在繁重的工作里,在甚至被视为卑微和忽视的环境里,他们依然去主动热情地对待自己的工作。

我们要有所坚守,坚守一些永恒的价值,坚守一些对生活的热情、善意和对美好的向往。一个不能坚守的人势必随波逐流。

现代世界是现实世界,我想这句话可以得到每个人的默许。天下滔滔,看见太多的象牙塔一座一座地坍塌,我已经习惯和麻木看着它们飘走,心理没有一丝波澜。

可总是有一些人在你放弃和绝望里倔强地点起火把默默前行,你所忌惮的黑暗成了他们有胆量的前行。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我想。

作者 | 老李飞刀,本名李海。生的平凡,依次小中大学,顺利工作结婚生娃。每天柴米油盐,笑脸迎人,买菜讲价。但,不知何日起,浑身没有一个细胞不骚动,鼓噪着要革命,要主义!才有了安静人生下不安静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