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首页 > 祥哥哥微助力文章 > 祥哥哥微助力视频

商纣王和苏妲己和离历史的描述到底有多远?

2017-07-12 02:53:16 来源:网络 编辑:祥哥哥微助力

中国历代的“红颜祸水”里,最恶毒的恐怕莫过于殷商时代纣王的宠妃妲己了。而且苏妲己和商纣王两个人犯起“混”来,简直算得上“夫唱妇随”惊人的合拍。关于苏妲己是狐狸精的传说,这是迷信的说法,不足为信。这位叫妲己的美女自然不是狐狸精变的。

商纣王和苏妲己和离历史的描述到底有多远?

商纣王和苏妲己

先来说纣王,历代史书已经把他符号化成一个暴君的形象了,可这个形象离他真实的情况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早在春秋时期,子贡就有点看不过去,他愤愤为纣王鸣不平,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后世言恶则必稽焉。”

来看下以下对商纣王的“暴政”的描述:

1.在春秋时期,关于纣王的罪状还只限于“比干谏而死”。

2.到了战国,比干的死法就生动起来,屈原说他是被投水淹死,吕不韦的门客则说他是被剖心而死。

3.到了汉朝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已经有了更生动的演绎,说是纣王剖开他的心是为了满足妲己的好奇心,想看看“圣人”的心是不是七窍。

4.而到了晋朝,皇甫谧因为职业是医生的缘故,写些文史文章的时候,也不免会犯些“职业病”,又演绎出纣王在妲己的怂恿下解剖了怀孕的妇女,要看看胎儿形状。纣王纵是不好,也不至于如此之坏。后世书生们根据个人好恶,纷纷加工演绎,以讹传讹,其谬岂不大哉?看到这里…终于明白了,口水是怎么淹死人的。

商纣王和苏妲己和离历史的描述到底有多远?

而关于纣王最著名的“酒池肉林”、“炮烙”的传说,周时的文献没有记载,春秋时也没有,可到了战国末期,经过韩非子的很生动地描绘,纣王的形象愈来愈丰满起来,据说韩非子口吃,可文章非常雄辩,他文章中充满想象力的文字便是明证。那时“诸子百家”个个口才了得,为了推销个人的主张、论证自己的观点,不免只顾激扬文字,“强”词夺理了。很多论据,也多是“想当然耳”。便是“不虚美,不隐恶”的司马迁,有时也会润润笔。譬如他在韩非子“酒池肉林”的基础上,又加上“男女裸奔其间”的合理想象。当然,在他之前,已经有人在酒池面积上大做文章,说可以“回船糟丘而牛饮者三千余人为辈”,这样的想象力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也许,在他们看来,反正纣王不是个好鸟,形容得再淫荡、再荒唐也无妨。历史的另一个目的便是警示后人嘛,于是,他们的想象和润色,便常常显得坦然而大方。譬如司马迁之后的史学大家刘向,就把纣王鹿台的面积升级为“大三里,高千尺”,而晋朝的皇甫谧觉得还不过瘾,一咬牙,把鹿台的建筑高度提高了十倍,达到“高千丈”的地步。

商纣王和苏妲己和离历史的描述到底有多远?

我们的标准:要坏就一定坏得彻底!

同时,妲己的妖孽和毒辣形象也逐步升级。从《尚书》里讨伐纣王的一句“听信妇言”开始,到《国语》里的“妲己有宠,于是乎与胶鬲比而亡殷”,再到《吕氏春秋》里的“商王大乱,沈于酒德,妲己为政,赏罚无方”都还是不太离谱的合理推断。再到后来,年代愈久,想象力就愈丰富,写出来的史料也就愈生动,直到后世的《封神演义》,因为没有史家的顾虑,加上历代文人提供的诸多素材,演绎起来更是神乎其神。千古恶女的罪名,也终非她莫属。

从上面的史料看商纣王和苏妲己固然不是什么好鸟,可是也不会是封神演义里描述的那样,只不过他们两个已经被历史固定在暴君和祸水的框架里而已,而后世的人只不过将他们添油加醋让他们更坏,以此来树立一个典型来警示后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