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开车撞死心爱妻子,从发疯到回归生活,他用了八年时间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10日 22:57    来源:故人说百态    手机版我要报错

原名:希望

施步楠/文

老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哼着京曲,行驶在北方一座城市的大街上。可是三个多月前,他还处在一场几乎要让他断送了性命的悲痛之中而无法自拔,却因为那天做了一个梦,而改变了他以后的生活。而从他失去心爱的妻子到重新获得生活的信心,他足足花了八年时间。

以前当他回想起那件事时,他会懊悔的抓狂,而今他会微笑着对自己说,虽然我的妻子是因为我而死,但我一样要幸福的活着。看着车前窗上挂着的妻子的相片,他回忆起了八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那是八年前在古巷路东与秦朝路交汇处,因为胡同口突然飞速窜出的一辆摩托车,使得他本能地将方向盘向左打去,可没想到竟将一个女人撞飞出好几米远。当他走到那名女子身旁时,他惊呆了,那个被他撞飞而重重的落在地上流血不止的女人竟然是他的妻子。

医生告诉老吴,由于妻子的脑部受到了强烈的撞击,当场就已经死亡。老吴趴在妻子的身上哭的撕心裂肺。他不敢相信自己撞死了妻子,可是他抚摸着死去的妻子的脸,却又是那么真实。

不一会,儿子和亲属都来到了医院,姥姥家那边的亲戚得知是父亲撞死了妻子,直厉声地哭喊着作孽,舅舅更是因为失去了心爱的姐姐对老吴拳打脚踢。

从那天开始,老吴曾经的炯炯有神的目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呆滞颓废的眼神,曾经满面红光的神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苍老和无奈,曾经光鲜又干净的衣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拖拖踏踏的坑脏。

儿子小磊因为老吴撞死了母亲,好几个月都没和他说话。还好姑姑不忍看着弟弟因为妻子的意外去世而一蹶不振,便在那段时间里照顾处在极度痛苦和懊悔中的老吴。

有好几次老吴在家里拿着绳子悬在梁上要自寻短见,却被姑姑等人及时发现才得以保存性命。

医生告诉姑姑,老吴的情况最好是去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在家里治疗恐怕会凶多吉少。姑姑听取了医生的意见,将老吴送去了富水路的第三神经病医院。

两年以后,儿子渐渐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在姑姑的劝说下,试着去医院看望了老吴。只是老吴因为疯癫,已经记不清儿子的样子,也根本感觉不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小磊看着父亲如今变成这般模样,心中无比的酸楚。

咨询了医生之后,医生说像父亲这样的案例,实在是少数,或许父亲更需要一种能给与他爱的力量的女人,但是这样的女人又该去哪里寻找。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八年的时间,有天晚上小磊和妻子在家吃饭,忽然听见有人敲门,透过门镜一看,让小磊大惊不已,竟然是父亲在敲门。可是父亲不是在精神病院的吗,怎么会出院了?

“儿子。”老吴含着泪看着小磊。

“爸,真的是你。”小磊也哭了。

后来小磊才知道,原来爹爹认识了一个女人,又梦到了母亲跟他说的话,才让他重新燃起了生活的斗志。一家人都为老翁成功的从苦海逃离出来而欢呼雀跃,就像打了一场胜仗一样。

小磊去楼下拎了一箱啤酒,又炒了两个菜,想和许久未在一起喝酒的父亲好好聊一聊。

“爸,你的病什么时候好的?”

“有些时日了。”

“曾经治疗了那么久都没好,医生还说可能永远都好不了。”

“或许是因为你妈和那个女人。”

“我妈?哪个女人?”

老吴一仰头,将酒杯剩得那点酒一饮而尽,才道出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原来两年前,老吴在医院里认识了一个和他有着相同遭遇的女人,她叫胡燕,丈夫因为胃癌不幸去世,而丈夫之所以得胃癌,却是因为胡燕不会做饭,所以丈夫才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又整天吃方便面和垃圾食品,终于让病魔找上门来。

丈夫的去世,让胡燕的精神和身体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一夜之间变成了疯婆子。后来出院了以后,胡燕偷偷告诉老吴,现在她会做十多样拿手的家常菜了,还希望老吴能去她家品尝她的手艺。

经过几次相处,老吴觉得胡燕其实是一个非常细腻和认真的女人,只是因为之前的懒惰,才酿成了大祸。

在医院期间,胡燕经常鼓励老吴,让他忘掉过去,勇敢的面对现实,接受现实。并告诉老吴,过去只是一种经历,不应该成为人生的绊脚石。如果阴间的妻子知道你活在人间却不爱惜自己,她在九泉之下又如何能瞑目。

老吴觉得胡燕说的非常有道理,便试着开始改变自己。每天找胡燕聊天,和她一起种树,和她一起去海边吹风,和她一起去市场买菜,和她一起谈天说地,夜晚又一起看星星。老吴忽然觉得又找到了当初爱恋的感觉,竟喜欢上胡燕。后来老吴状着胆子表白了胡燕,而胡燕亦对老吴颇有好感。于是不久之后,老吴的病便消失了,也渐渐的将自己多年前那次令他痛不欲生的经历化成动力,鞭策着自己勇敢的前行。

恰好老吴那段时间有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去世的妻子微笑的看着他,妻子对老吴说,看见你从苦海中走出来,我已经心满意足。老吴这才恍然大悟,才明白其中的道理,便奋起改变了生活,改变了自己。

小磊听完父亲的描述,感慨万千,由衷的为父亲从痛苦的苦海中解脱出来而开心,真是可喜可贺。

后来老吴娶了胡燕为妻,两个人又生了个大胖小子,自此之后,老吴一家人又快快乐乐的生活着了。

只是老吴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的前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跑去她的坟前看看。不为别的,只因为一日夫妻百日恩,带着妻子的期望上路,才会不辜负妻子在九泉之下的期望。

(故事完,图文无关)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故人说百态其它文章

外孙六岁了,老太太从来没见过,得知真相让人难过

外孙六岁了,老太太从来没见过,得知真相让人难过

刘莹和史磊是初中同学,那时候还只是朋友,偶尔会聚首。时隔十年之后,两人在后来的一次同学聚会上相遇,交流得知对方都还未有男女朋友。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刘莹已从曾经土头土脑的乡下妹,成长为窈窕可人的温婉女子,而史磊家境优良,一直成长在城市,过了二

2018年10月09日 22:50
老婆生孩子,公司听说是难产,给了2000块“体贴”费

老婆生孩子,公司听说是难产,给了2000块“体贴”费

第一次,在某大公司,搞数码产品的,女同事生孩子,公司直接给辞退了。注意,不是女同事主动辞职,确实是给辞退了。我们在群里和被辞退的女同事聊了很多,女同事感觉很委屈也很不甘,如今这年头找个工作不容易,满意的工作更是少之又少,女同事在公司干了近两年,兢

2018年10月09日 22:37
贫穷程度决定了你的无知程度:男子被美貌女子骗巨款后发疯

贫穷程度决定了你的无知程度:男子被美貌女子骗巨款后发疯

事发后受害人的姐姐觉得情况不妙,拨打了报警电话。警方获悉,被害人的弟弟被所谓的“白富美”骗走一辆奔驰车和钱物,之后失去神智了无音讯。男子在一家私企打工,父亲早前在工地上班,因事故被机械桩车砸死,保险公司索赔75万,而被“白富美”骗走的钱正是这笔钱。看

2018年10月08日 22:53
生了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媳被夫家赶出家门,婆婆:她疯了

生了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媳被夫家赶出家门,婆婆:她疯了

美满的夫妻生活,是众多青年男女的共有向往,在爱情结出果实后,往往更需要一份爱情的保障,以使得这份感情更加的稳固和静宁,然而,当尤克文和方芸的孩子出生之后,却并没有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幸福,相反,这个家仿佛遭遇了雷雨的袭击,摇摇欲坠,而方芸更是被夫家人赶

2018年10月08日 22:46
每换一份工作都会遇到结婚,小伙随礼钱超工资十倍

每换一份工作都会遇到结婚,小伙随礼钱超工资十倍

张聃(化名)从外地至家后,因为家里无法安排工作,所以需要自寻门路。来到人才市场,大厅已人满为患。到处都是找工作的,不觉一份哀愁涌上心头。打工也好几年了,为何就没一个做长久的?是自己没有定力?还是自己欠缺水平?就业大军像汹涌澎湃的黄河水此起彼伏

2018年10月06日 22:43
女子嫁给穷男气死母亲,父亲的话,忍受不了贫穷

女子嫁给穷男气死母亲,父亲的话,忍受不了贫穷

在当今,娶妻依然三大件,车子,房子和足量的存款。此为大多数地区统一标准,虽无法被列入明文,但人心里已成铁订的条文。她叫李燕,一个很普通也很特别的姑娘,因为是东北人,性情很率真,对事很倔强,也正因为如此,发生了下面的悲剧。今年二十七岁的她,也到了谈婚论

2018年09月28日 19:16
未婚男娶离异带孩女,不给女方孩花一分钱,生了孩子退房离婚走人

未婚男娶离异带孩女,不给女方孩花一分钱,生了孩子退房离婚走人

诉说半路夫妻不长远,现今大龄单身人士逐多,娶个年轻的,要么没那本事,要么年龄也不合适。可老人们期盼的眼神,也逼得很多年轻人选择了离异甚至带孩子的女性。可结果怎么样,来看这条最近发生的事。她叫林娟(化名),33岁,初中文化,相貌还算端正;早前在外东奔西

2018年09月28日 18:50
大学生坟地吃烧烤,夜里发生了怪事,回来路上有不明人挡路

大学生坟地吃烧烤,夜里发生了怪事,回来路上有不明人挡路

刘阳和耿叶是一对情侣,两人都是某大学大一新生。初来大学,一切都是那么明朗,告别了高中紧张而疲惫的复习,迎来了久违的清闲。假日,两人相约去爬山,魏县不远,有个史家沟村,临近九仙山不远。两人准备了野餐的道具和食物,驾车而去。将车停在村里,两人背着行囊和用

2018年09月18日 23:15
太平间死人手机响了,有人接听了电话,那边的话语让人颤栗

太平间死人手机响了,有人接听了电话,那边的话语让人颤栗

他叫周勇,年龄不详,看相貌应该五十岁左右;小学文化,是个泥瓦匠。现在医院里,或将命不久矣。这本已大悲,没有人希望病倒,医院的药物气味刺激着,他开口讲了家里发生的奇异事。儿子是两年前病逝的,办理了入葬手续,回到家已是深夜。拖着疲惫的身躯,忘记了饥饿,看

2018年09月18日 23:02
如果被领导戴绿帽子,优质前程和幸福婚姻?该如何抉择

如果被领导戴绿帽子,优质前程和幸福婚姻?该如何抉择

某网友的心灵咨询:口述如下我来公司十年了,现在负责全国的销售业务,实际上我只是个督导培训的,职位上叫做总监而已。和妻子结婚的时候,是六年前,公司因为我的业绩出色,给我放了一个月的假,还特意塞了1100元钱,作为结婚福利,我感激公司,所以一直没有跳槽。不过

2018年09月18日 22:49
男子被蛇咬而死,死后火化未果,道出生前心里话

男子被蛇咬而死,死后火化未果,道出生前心里话

浙方有一男子,三十出头,是个半罐子,平时里打牌喝酒,常有和市井酒肉朋友混迹。所谓天不好犯阴之人,如此男人也非男儿身,命不在姑息,也死得其所,说的就是他死这回事的蹊跷。且说某夜闲来无事,去酒友家夜谈,酒到深处,头脑昏眩,话语繁乱,几人几斤酒酒下肚

2018年09月16日 23:32
村里来个乞丐,被众人嘲笑,事后整村的房子被拆了

村里来个乞丐,被众人嘲笑,事后整村的房子被拆了

这事说来让人咋舌,那天村里来了个乞丐。目测六十多岁,蓬头垢面,几乎看不清脸,逢人就讨吃的。村里街角站了几个人,都是村里的,有大人和老农民。乞丐不含糊,声音严厉,“我是刘强,请我吃饭,要吃好的。”几人听了大为震惊,“他是刘强?别开玩笑了“有人说,“乞丐

2018年09月16日 23:17
丈夫出差,妻子电话未挂有男人声起疑,赶到家里妻子已成灰

丈夫出差,妻子电话未挂有男人声起疑,赶到家里妻子已成灰

男子叫孙一兵(化名),今年三十二岁,和妻子结婚不久。孙一兵家境豪达,父亲是药厂老板,母亲是当地小学副校长。继承了父母的优质基因,不几年他便凭父亲的帮助而获得了几家公司的法人资格,并在几年后身价倍增至亿级。妻子小她十岁,两人是在酒吧认识的,有钱人常去的

2018年09月16日 06:24
女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老了三十岁,男友当即离婚

女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老了三十岁,男友当即离婚

冷芳是一家贸易公司的翻译,因为公司是小公司,所以一人身兼数职。平时工作比较忙碌,还时常有加班,偶尔还会境外出差,这对于刚刚新婚不久的她来说,有点吃不消。老公为了这事经常有怨言,夫妻俩也吵过好几次,每次都是被爸妈和闺蜜朋友们劝解了。日子还得过,既然结婚

2018年09月15日 23:26
老狗每日往井里扔吃的,妻子疑心,掘井发现去世两年的儿子

老狗每日往井里扔吃的,妻子疑心,掘井发现去世两年的儿子

翠花是十二年前嫁到这个村的,丈夫家贫,结婚后就一直在外地务工,会寄钱财往家里。这些年家里的公婆,以及大大小小的繁杂琐事都是她一个人料理。虽然很苦,但她心甘情愿,有邻居不理解,为何发生了那样的事,还要心甘情愿跟着丈夫吃苦受罪,为什么不找一个有本事的男人

2018年09月15日 22:43
爸爸,我把她们8个捅死了,我会坐牢吗?

爸爸,我把她们8个捅死了,我会坐牢吗?

日前,黑龙江七台河13岁名叫遥遥的女孩,被8名同龄人欺辱折磨,甚至被强迫拍摄裸照索要保护费的案件,因施打者未成年而没有被处罚的事件引众多网友不满。事件概述:遥遥口述她们经常欺负我,总在学校门口堵着我,有时候会在学校后墙的隐蔽地方打我,管我要钱,说这是保护

2018年09月03日 07:17
父亲苦寻儿子五年无果,挖开门前老树根,事实不容他不信

父亲苦寻儿子五年无果,挖开门前老树根,事实不容他不信

某纺织制品厂,规模不算大,负责人是哥哥的一个朋友,因我做网络普及,有机会和他们接触,因此认识一个叫做姜娟的女工。认识她那时她三十出头,身段匀称,总喜欢戴着褐色的丝巾,爱说笑,可脸上总有些颓废。有段时间没见她,听老板说请了一年的假,我很吃惊。像当地的私

2018年08月09日 22:18
抚养弟长大,弟三年不返家,姐埋怨弟无情,不料弟三年前竟已去世

抚养弟长大,弟三年不返家,姐埋怨弟无情,不料弟三年前竟已去世

在村里的秦玲,那年乡地改建,爹爹参军去了湘西,家里无人参事,几封信看过,原来爹爹在外边有了女人。后来带着孩子来了家里,母亲没多说话。晚上爹爹带着那个女人走后,留下一笔钱,可没过多久,母亲得了场大病,爹爹留下的钱全都花光了,也没有保住母亲的命。不多久因

2018年08月02日 23:25
女子新婚三日坠井而逝,疑证直指残疾丈夫,一纸胭脂粉却让真凶败

女子新婚三日坠井而逝,疑证直指残疾丈夫,一纸胭脂粉却让真凶败

文/施步楠 奎山派出所接到报警,江桥十二村刘户家儿媳妇吴庆娟坠井,打捞上来已经断气。吴家去了人,爹娘、哥哥、姐姐都在,一夜之间没了女儿,吴家当然不依不饶要讨个说法。派出所的小张和小虹奉命去收探证据。据了解,刘户家儿子叫刘西福,今年二十六岁,初中文化

2018年08月01日 22:40
母亲怀疑父亲,收留弃婴有内情誓要离婚,一条短信让母亲声泪俱下

母亲怀疑父亲,收留弃婴有内情誓要离婚,一条短信让母亲声泪俱下

那次我从外市务工回家看望爹娘,见到一个陌生的女人。母亲没有给我介绍,在我的追问下,得知女人的底细。当真若非亲耳所听,实难相信发生在父亲身上。那是我七岁时,初到校园的我,对一切欣然入目。父亲和母亲在市场忙碌生意,每天早出晚归,不辞劳苦的为生活而挥洒汗水

2018年07月30日 23:08
故人说百态
故人说百态

最新文章